快穿之我拿了祭天剧本 第11章 师父,你这是以上欺下(11)

小说:快穿之我拿了祭天剧本 作者:姜初九 更新时间:2022-05-14 17:45: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11章师父,你这是以上欺下(11)

  闻,坐在轮椅上的月引神色一顿,没有转头,但眼角余光都是时兮的身影。

  “你的人?”少女脸色一变,连声音都有些尖锐,“我师兄怎么可能会是你的人?你别以为你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夜我师兄就会娶你……”

  “风依瑶。”月引声音一沉。

  风依瑶咬着唇,仍不甘心地道:“师兄如此护着她,难道真的打算娶她?”

  月引看向风依瑶:“我的事情几时轮得到你在这里置喙?”

  话语清清淡淡,却让一旁的风依瑶心底一阵发寒,下意识地后退两步。

  时兮双手环胸懒洋洋地靠在护栏上,不愧是主神莲止啊,大佬气质这方面拿捏地死死的。

  几位与风依瑶着同色弟子服的年轻男女走了过来,看见月引时神色是清一色的惊讶:“少阁主?”

  月引微微颔首,算是与他们打过招呼。

  “少阁主也是入秘境?”说话的是为首的青年,天水阁的大师兄,宋冉。

  “嗯。”月引清冷地掷出一个字。

  宋冉正欲开口,月引轻飘飘的嗓音再次传来:“我无需你们保护,只要别让你们的人招惹我就行,不然即便是天水阁的人也别怪我不留情面。”

  至于这个‘你们的人’,所指的自然是风依瑶。

  风依瑶脸色有些难看,她不甘心地看了眼时兮,在宋冉身边小声说:“大师兄,这位女子和月引师兄昨夜同宿一处。”

  心中冷哼了一声,他们天水阁的少阁主,可不是谁都配得上的。

  闻,宋冉有些意外。

  意外完了之后看着时兮的目光带了些许打量之色,然后挺满意地微微一笑,热络地问:“不知姑娘怎么称呼?家住何处?可曾婚配?”

  宋冉话音一落,月引就瞠着眼眸看了过来。

  时兮似有若无地轻笑了声,懒洋洋地回:“玉清寒,长居浮生处,未曾婚配。”

  “未曾婚配啊!”宋冉笑了笑,“我们少阁主也未曾婚配,你们若是有意我可以让师父前去你家提亲,就是玉清寒和浮生处我好像在哪儿听过?啊,我们少阁主也住在浮生处,你……”

  似是想到什么,宋冉脸色忽地一变。

  玉清寒,浮生处?!

  宋冉看向时兮:“浮浮浮浮生尊者?”

  时兮点点头:“倒也是有人这么称呼我。”

  宋冉瞬间跪了下去:“是宋冉冒犯,请尊者责罚。”

  他竟然在浮生尊者面前说如此轻佻语,甚至还说让小师弟向他师父浮生尊者求亲,宋冉觉得自己可以死一死了。

  风依瑶不可置信地看着时兮,怎、怎么可能?

  时兮对着宋冉摆摆手,大佬架子端地十足:“无妨,我也不是那般小气之人。”

  宋冉松了一口气,但这口气还没松个彻底,就听见对方话锋一转,不咸不淡地道:“不过你既然好当红娘,不妨为本尊觅一门婚事,若实在不行,本尊看你生的也是俊逸非凡……”

  宋冉一整个石化。

  “师父。”月引声音有些沉,“宋冉师兄为人老实,师父莫要开他玩笑。”

  时兮看着月引,懒洋洋地轻叹了一声:“还是小徒弟了解我。”

  月引没看时兮,眸色清冷地看向宋冉:“宋冉师兄,我和师父还有事,就先行一步了。”

  下之意很明显,并不打算与天水阁一行人同行。

  宋冉点点头。

  修仙界第一强者就在少阁主身边,他自然不必担心少阁主的安全。

  风依瑶没说话,默默地站在一旁看着时兮推着轮椅离开。

  如果是师徒的话,依着如今落日城的客栈情况来说,没有客房勉为其难同宿一间也说得过去。

  风依瑶刚这样安慰了自己,却在时兮和月引两人从身边经过时目光骤然一缩。

  其余几位弟子皆躬身行礼,目送着两人离开。

  “之前还有谣说浮生尊者并不在意少阁主,看来传并不属实。”有弟子说。

  “师父亲自照顾弟子,这可没几个人可以做到。”

  “真羡慕少阁主有这么一个好师父。”

  ……

  “快,扶我起来。”宋冉的声音打断了几人的小声议论。

  “大师兄,你怎么了?”有人一脸担忧地问。

  宋冉非常实诚:“腿软。”

  他怎么知道自己当一次红娘,对方竟然是那位传说中的人物,可吓死他了。

  风依瑶看着两人离开的方向,唇紧紧地抿着,被额发遮住的眸中不可置信之色比刚才知道时兮身份时还要更加浓烈。

  她刚才看见月引师兄的衣领下有红痕,昨夜两人若真的清清白白,又怎么会留下那种暧昧的痕迹!!

  风依瑶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眼中一片幽暗。

  所以,他们师徒之间关系根本就不单纯。

  *

  *

  出了客栈后,时兮看着衣着单薄的月引,从储物戒中拿出了一件斗篷:“冷么?你……”

  到了唇边的话语忽然顿住了。

  时兮站在月引身侧,从她这个视角看去,正好可以从衣领与肌肤的那一隅缝隙,看见锁骨上的红痕。

  印子很新,甚至带着浅浅的牙印,一看就知道是昨天晚上留下的。

  那就……只能是她咬的了。

  啧,这齿痕还咬地挺好看的。

  “怎么了?”月引看向时兮,见她盯着自己的衣领清冷的面容顿了顿,不动声色地偏过身,希望这件事可以就此揭过。

  毕竟其他的先且不说,单是他们之间的师徒关系,这事儿但凡提起两个人就都会尴尬。

  但时兮这个当师父的明显没打算轻易揭过,她看着月引:“我咬的?”

  闻,月引似笑非笑地挑起眼尾,话语清冷而又乖张:“不然我咬的么?”

  说到这里,月引看时兮一眼,清清凉凉道:“师父以后还是少喝酒为好。”

  月引话音刚落,云璟有些意外的声音传来:“师父喝酒了?”

  “一杯倒。”月引毫不留情。

  时兮:“……”

  从未想过‘一杯倒’这个词会用来形容她。

  低头瞅了眼手里的披风,时兮干脆替月引披上。

  月引也没说什么。

  看着这一幕,云璟更意外了,师父和师弟之间关系似乎比之前亲近自然了许多。

  便也笑着打趣:“那师弟岂不是被折腾地很惨?”

  “嗯?”月引眼眸不动声色地眯缝了一下。

  云璟捏着鼻子轻叹了一声:“师父以前也醉过几次。”

  闻,月引眼中一缕暗芒闪过。

  以前也醉过几次?!

  也就是说,师父和师兄……

  (本章完)

  s..book543522613130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快穿之我拿了祭天剧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