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我拿了祭天剧本 第33章 师父,你这是以上欺下(33)

小说:快穿之我拿了祭天剧本 作者:姜初九 更新时间:2022-05-14 17:45: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33章师父,你这是以上欺下(33)

  对上颜无暇怀疑和质问的目光,时兮倒是神色坦然:“那颜宗主觉得我是谁?或者,觉得谁能夺我的舍?”

  “再说了,颜宗主之前不是已经试探过了么?”时兮看着他,似笑非笑。

  前两日在知晓她和小徒弟之前不清不白后,对方应该是怀疑过她,甚至还用上了这个位面用来测是否有被别人夺舍的至宝应魂。

  她不知道天道具体是怎么定义她们这些位面快穿者,但也并不以夺舍者的身份,所以应魂没有任何反应。

  至于时兮,她也并不打算承认自己不是玉清寒,毕竟如她们这种小世界外来者,留在位面小世界的话还是以这里的身份为好,没必要牵扯其他的。

  更何况颜无暇这人挺疯的,如果让他知道玉清寒不会再在这个位面出现,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儿?!

  颜无暇紧抿着唇,眸色神色不明。

  他早就用应魂试探过了,面前的人虽然与他记忆中的有出入但就是他的师姐。

  只是他不愿意承认。

  不愿意承认,即便没有洛听,师姐也永远看不到他。

  一百年前是洛听,一百年后是月引,明明当初救她的人是自己,为了她身陷魔族困于囹圄的人也是自己,凭什么最后好处都落在了洛听的头上?!

  颜无暇看向玉棺中的那人,垂在衣袖下的双手紧握成拳,眼中更是浓郁到散不开的不甘之色。

  时兮也不急,反正玉清寒几位同门间的恩怨情仇她也不在意,她关心的就只有檀主和莲主。

  想着方才手腕间覆着雾气的云纹,时兮心中轻叹了一声,也不知道云璟对体内的药白骨知晓了多少。

  慢条斯理地打量着寒冰洞内的一切,目光忽然被洛听玉枕与棺壁之间露出的一角泛黄残页所吸引,这时,一道轻飘飘的声音忽然传来:“师姐知道灵魂剥离之术是怎样的么?”

  这句话,算是承认了。

  时兮没说话,只偏头看向了颜无暇。

  颜无暇轻笑一声,一瞬间连容貌都变回了以往的模样,他似是好友闲聊一般在玉棺的另一边坐下:“在那种濒临死亡却要持续性保持清醒的时候,亲手将自己的筋脉骨血抽出,再利用三千生魂血阵让自己灵魂离体,灵魂被阵中三千生魂的怨气拉扯啃噬撕成碎片,在阵法中重聚自然会有部分聚集到被抽出的筋脉骨血中。”

  这样血腥到令人胆寒的禁术,单是听都能猜出施术人有多痛苦,但颜无暇却是从头至尾都说地云淡风轻,甚至唇角还带着浅浅的笑意。

  饶是时兮见过不少变态,都不得不感叹一句颜无暇这样式儿的都算是个中翘楚。

  个中翘楚的变态忽然看向时兮:“师姐是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身份?”

  灵魂剥离之术即便放在魔族也是不为人知的禁术,师姐是名门正派,当初就连药白骨都是他透露的,倒是有些好奇师姐怎么会对这种术法有了解?

  “大概是云璟体内的药白骨被你用禁制隐秘了一魂一魄,你在催动的时候我能感觉到碎雪身上有片刻的灵魂不稳,探查之后才发现他魂魄不全。”时兮如实说。

  这时,狗子艰难地上了个线,声音有点儿小傲娇:宿主,如果不是我知道灵魂剥离这个禁术,你也猜不到这么快。

  甚至还有点小得意。

  虽然宿主总是屏蔽它,让它觉得自己大部分都毫无用处,但好歹偶尔还是能提供帮助的。

  就是,它觉得宿主好像有点防备它。

  狗子:宿主,你为什么总是屏蔽我?明明我还是有点儿用处哒。

  最后那个‘哒’的音都还拖长了一些,听起来有点萌萌小公主的感觉。

  时兮微微一笑:你知道前两个系统是怎么没的么?

  狗子瞬间瑟瑟发抖不敢说话,这是它一直都想知道但不敢问的事情,在它的认知中,宿主怎么会有这个能力诛杀系统呢?!

  它不理解,但大为震惊。

  察觉到系统的情绪,时兮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

  她这个系统,好像有些过于单纯了。

  “今日见到云璟,师姐心中便有了确定的答案吧?”颜无暇虽然是在问时兮,但话语却是肯定的。

  时兮对此不置可否。

  颜无暇神色感叹,阴柔的面容依旧是带着笑意:“什么复活洛听,我从一开始就是打算借他的身体重生呢,先是将一魂一魄利用禁制隐去气息放在药白骨中,后面更是每月以禁术需求将心头血与洛听相融,这样一来,后面在药白骨成熟之后,我便能占据洛听的身体。”

  修长的手摩挲着白皙光滑的下颌,时兮眸底若有所思。

  原剧情中,好像即便是药白骨成熟了,洛听似乎也没啥动静啊!

  见时兮沉默着不说话,颜无暇似是有些意外:“知道我的想法和打算,师姐就没点想说的?”

  “很缜密,也很谨慎。”时兮夸道。

  原剧情中虽然最后不知道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但从头至尾都没有被玉清寒所洞知,老实说,她甚至有点怀疑后面如果禁术没出问题的话,颜无暇可能是被云璟给解决了。

  毕竟后期云璟开大,连玉清寒都不是对手,更别说刚换了个壳子灵魂不稳的颜无暇了。

  颜无暇:“……”

  听着这似乎是夸奖的话,面容有那么一瞬的龟裂。

  旋即自嘲地笑了笑:“也是,师姐如今在意的人是自己的小徒弟,只是……”他抬头看向时兮,眼中有几分显而易见的执拗,“我还是想知道,师姐喜欢洛听那么多年,为什么突然就放弃了呢?”

  因为芯子换了。

  时兮内心如是吐槽,但想起小徒弟,还是勾着嘴角回答:“小徒弟长得好,身娇体软,性格虽然不太好但我好歹是师父,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

  主要她有时候一想到反正离开位面后莲主肯定不会放过她,就还不如现在给欺负回去。

  时兮的一番话,让刚踏进寒冰洞的月引那张精致的脸瞬间黑了。

  那双桃花眼危险地眯了眯,他看着时兮,特意咬重了音:“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

  ? ?哦豁,翻车了!!!

  ?

  ?

  (本章完)

  s..book543522613133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快穿之我拿了祭天剧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