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界物语 第14章 南宫胜

小说:人界物语 作者:我只想养家糊口 更新时间:2022-05-14 18:23:04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14章 南宫胜

  王强坐在火堆旁,脸色被火光映照的阴晴不定。

  “这与他想象中的不一样。”

  “他以为鬼都是恶的。”

  “他做好了除鬼的准备。”

  ………………………………

  “我叫傅倾情,原是合涧镇人氏。六年前合涧镇特大洪水,我和胜儿侥幸脱身一路来到了这里。”

  “连续多日粒米未进,我一个大人都被饿的抓心挠肺,我倒不怨天尤人,只是可恨自己没用,不能给胜儿寻点儿吃食。”

  “胜儿那时才九岁,他可懂事了。一路逃难而来,我们啃过树皮,吃过野草,饿急了也吃土。胜儿他从没埋怨过,他还安慰我说以后要出人头地让我过上好日子。”说到这里傅倾情脸上满是满足的笑容,仿佛看到了孩子未来让她过的好日子。

  “我们逃难到这破庙里,希望就在眼前。可我们终究是坚持不下去了。”

  “胜儿他昏迷不醒,我也真的再也走不动了。”

  “但是我一定要让胜儿活下去。”

  ………………………………

  “胜儿。”

  “妈妈。”男孩虚弱迷茫的双眼微睁。

  女子泣不成声。

  “妈妈,你不要哭。你饿了吧?我给你找吃的。”男孩挣扎着想起来却又倒下。

  女子用瓦片煮了肉汤给孩子。

  孩子一直半昏半醒。

  “胜儿,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妈妈对不起你,我要跟着一个好心的叔叔走了。”女子温柔的抚摸着孩子的脑袋。

  ………………………………

  暴雨如柱,王强恍惚中仿佛看到了一个女人;一个尘土中挣扎爬行的女人;一个卑微到尘埃里却又顶天立地的女人。

  “女本柔弱,为母则刚。”

  ………………………………

  良久。

  “你不能继续在他的身旁呆下去了。”王强看着一旁心神剧烈波动、阳气不足到疲倦昏睡过去的南宫胜对傅倾情说到。

  “我知道。多谢大人让我母子二人相聚。”傅倾情泪痕犹在,敛衽一礼道。

  王强嘴唇动了动,欲又止,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倒是女子满是怜惜的深深看了少年一眼,落落大方的再次一礼:“麻烦大人了。”

  “无妨。”王强摆手。

  “上报恩,下济苦,三魂渺渺入冥途。

  了见思,去前尘,圣恩善启轮回路。

  接引,现!”随着王强咒语落下,一股玄之又玄,冥冥中的牵引之力浮现在傅倾情周遭,傅倾情留恋的望着南宫胜,最终化作满天飞星消失不见。

  王强原地伫立良久。

  ………………………………

  南宫胜病了。高烧昏迷。

  王强知道这是南宫胜阳气薄弱,再加上忧思成疾,一朝得偿所愿心神俱震所致。

  病因是知道的,用药也是知道的。

  “布洛芬加阿莫西林。”嗯,布洛芬不发烧不用吃,吃时最好别空腹,可以和牛奶同服;阿莫西林抗病毒,专治反复发烧,是居家旅行必备的神药。

  知道了病因和用药,所以王强安置好南宫胜后到城里喊了郎中。

  ………………………………

  正所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南宫胜这一病便是一周,王强左右无事就留下照看他。

  这也让王强充分了解到现代药物治疗的便捷,以及古代药物治疗的繁琐之处。当然,共同点就是生病的人不算辛苦,辛苦的都是照顾病人的人,以及无论古今都高昂的费用。

  他也终于相信那些古装剧中什么五碗水熬成一碗,熬的大小姐灰头土脸的画面并不是一味地胡编乱造。

  毕竟他掏银子亲眼看到辛勤的郎中开好药在缺灶少台的破庙中被火撩烟熏的欲生欲死,王强觉得郎中的烟熏妆十分耐看。

  南宫胜一天天的见好了。

  王强的“裆包儿”一天天空了。

  南宫胜神色憔悴而忧伤,连日来一直紧皱着眉头静默不语。

  王强神色中“淡淡”有些忧伤,连日来紧皱着眉头一日甚过一日。

  ………………………………

  这一日,王强看着南宫胜欲又止。

  南宫胜虽不语但内心一片感激。少年想要谢谢面前慈悲为怀的高人,无论是对于母亲的事还是生病的事。

  “没钱了。”王强抖着腿呐呐的道。他这辈子裤裆从来没这么轻松过。

  南宫胜:“…………”

  ……………………

  王强看着南宫胜祭拜了傅倾情。

  尸骨几日前王强没有寻到。只是刻了祭牌。

  “希望你以后好好活下去,这样你母亲在天之灵也可以安心了。”王强看着少年道。

  “还未谢谢大师。”少年一辑及地诚谢道。

  “无妨。我辈行侠仗义,当为之。”王强背负双手,大义凛然道。

  “大师大恩大德,小子无以为报,愿为大师鞍前马后伺候着。不知道小子是否有此荣幸。”

  “…………”说实话王强有些嫌弃,不是因为这少年是个跛子。

  而是因为南宫胜是个少年,与王强心目中的剧本有点不对。

  ……………………

  王强没想过要收一个仆人,他也不会将少年当做一个仆人。多年的素质教育和曾经的窘迫生活让他做不到这些,他只是想着让少年陪他走一段,他陪少年走一程。

  “去拾柴。”

  “去烧水。”

  “去铺草。”

  “去………”

  王强只是惊诧于南宫胜原来并不是跛子,所以多试了几次。

  “他只是想让活下去能简单一点。”王强想。

  夜色如水。

  这是一年里最好的季节了。没有冬的严寒,没有夏的炎热,少了秋的没落,也没有春的墙头草两头将就。百花将开未开,万物将生未生,一切都蠢蠢欲动。

  暗沉沉的黑夜里升起篝火,“大师”和少年围坐在火堆旁烤着馒头。这个大师属实有些年轻。

  不知是何处传来的钟声,伴着春末夏初的风和破庙里的篝火,点点繁星似乎在随着破庙里的篝火闪动着,掩映着篝火旁的少年们身影明灭不定,天地在这一刻便远了。

  真正的爱,应该超越生命的长度、心灵的宽度、灵魂的深度。

  (本章完)

  s..book5435926132542.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人界物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