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晚宴的现场灯光昏暗,被邀请前来的男男女女皆衣着光鲜靓丽,三三两两凑在一起交谈,仿佛这里只是打着慈善幌子的名利场。

  而在人群中心最吸引人目光的,当属前两天华国奖颁奖典礼上双双获得影帝的陆郁行和夏鸣轩。他们站在一起举着酒杯,正和圈内最为德高望重的导演聊天。

  沈嘉然已经在角落里捏着高脚杯打量他们半天了,系统都怀疑宿主大脑是进了病毒死机了,它试探性地喊道:“宿主宿主你在吗?”

  沈嘉然冷冷道:“托你的福,我活得好好的。”

  半个小时之前,他还在片场拍一场吊威亚的戏,从阁楼上飞下来的时候威亚断裂出了意外,在失去意识即将陷入昏迷之时,他听到一个陌生的机械音。

  “滴……成功检测到宿主,炮灰男配系统已绑定。”

  再睁开眼睛时,他已经身处于开往慈善晚宴现场的保姆车上,就在他怀疑自己是在做梦的时候,系统很是愧疚的向他解释,因为自己工作的失误,把陷入昏迷的他当成死了绑进了主神系统,他要完成任务才能回去。

  沈嘉然木着脸听完,险些拉着这不靠谱的系统同归于尽。

  见他半个小时过去了还在生气,系统难得有些心虚,毫无感情的机械音都有点儿失去了底气,“亲亲宿主由于我的失误给您带来了不便,这边特地向主神系统申请了一份补偿大礼包,每完成一个位面的任务,兑换系统便会向您开放一次,ps:这些奖励可以带回现实世界。”

  沈嘉然提不起兴趣的问道:“有能直接送我回家的奖励吗?”

  系统沉默了好一会儿,“抱歉宿主,您至少需要完成五个位面的任务之后才能回家,补偿大礼包的奖励包括:惊艳众生的外貌、干吃不胖的体质、超强的学习能力、毒辣的投资眼光等。”

  沈嘉然有些意动,“你说这些我都可以带回现实世界?”

  “是的。”

  沈嘉然真的心动了,在现实世界里他只是个二线演员,虽然演技好肯吃苦,但因为外形在娱乐圈不够出众一直拿不到男主角剧本,如果真的可以获得改变容貌的机会……他调出了待完成的任务。

  1、(必做)拆散陆郁行和夏鸣轩

  2、(必做)完成当演员的梦想

  3、(选做)撮合沈朝闻和夏鸣轩

  沈嘉然觉得这种任务没有那么困难,他就是有点儿同情原身这个炮灰。

  原身是沈家私生子,五岁母亲死后被接回沈家,之后受尽了欺凌,同父异母的哥哥沈朝闻还有邻家哥哥夏鸣轩算是他前十几年生活中,为数不多对他还算不错的人。所以当他发现哥哥和自己一样默默喜欢着夏鸣轩,他选择了将自己的心事封存起来。

  只可惜夏鸣轩喜欢的人是娱乐圈最为耀眼的影帝陆郁行,陆郁行却不喜欢他,沈嘉然眼见着哥哥和喜欢的人都为爱所困,便想尽办法让夏鸣轩放弃了无望地追逐,转而投入沈朝闻的怀抱。

  后来影帝幡然醒悟回头,夏鸣轩守得云开见月明,沈朝闻放下执念潇洒放手,而为了哥哥和心上人在一起做了很多错事的沈嘉然却被彻底封杀,逐出家门,饿死在了街头。

  可以说是很凄惨了。

  怪不得各个位面炮灰们怨念积攒超过了临界值,需要找大怨种来做任务改变剧情走向呢。

  沈嘉然一边想着,一边端着酒杯朝陆郁行和夏鸣轩走过去。

  他准备先了解了解陆郁行,再计划如何从主角攻这边下手,毕竟夏鸣轩看陆郁行的眼神里满是温柔缱绻,想让他改变心意不太现实。

  看到沈嘉然,夏鸣轩面色一僵,他这段时间已经感觉到了沈朝闻对自己的感情,所以他有点儿躲着沈家二兄弟。

  原本他还以为像这种场合,按照沈嘉然胆小怕事的性格不敢过来的,没想到……

  沈嘉然举起酒杯,率先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鸣轩哥好久不见了,还没来得及恭喜你获奖。”

  夏鸣轩笑得有点儿勉强,“谢谢你嘉然。”

  沈嘉然又转头看向陆郁行,轻轻颔首道:“陆前辈好我叫沈嘉然,是您的粉丝。”

  陆郁行盯着他看了会儿,少年人目光自信而坦荡,微微扬起的嘴角有个若隐若现的小酒窝,全然不像夏鸣轩说的那般怯懦,“你好。”

  他率先伸出手来,沈嘉然装的受宠若惊的放下酒杯,双手伸过去,礼貌又不过分谦卑的跟陆郁行握了下手。

  手指交握的瞬间,沈嘉言的心脏不受控制的飞快跳动起来,内心也忍不住发出惊叹,到底是这个世界的气运之子,陆郁行的容貌艳丽而又冷硬,线条流畅鼻梁高耸,他不说话静静看着你的时候,会有一种让人不自觉想要臣服的压迫感。

  他有点儿明白了为什么夏鸣轩会喜欢他,就这一会儿自己都快要忍不住心动了。

  沈嘉然像是感觉不出夏鸣轩不太欢迎自己,反而凑上去亲亲热热挽住夏鸣轩的胳膊,熟稔的撒娇道:“鸣轩哥你什么时候来我们家玩啊,我哥最近总念叨你,说好久没见了。”

  夏鸣轩听到沈朝闻的名字,笑容有点儿撑不住了,他敷衍的留下一句“等我有空,那边有人找我”便抽出胳膊,匆匆离开了。

  逼走了夏鸣轩,沈嘉然总算有了机会跟陆郁行单独相处,他正思考开启个什么话题不那么突兀,陆郁行突然道:“你说是我的粉丝,那你喜欢我哪部电影?”

  沈嘉然愣了一下,疯狂呼叫系统支援,系统赶紧帮忙调出陆郁行的履历资料,沈嘉然一目十行的看了看,试探性地说道:“我喜欢《程山》。”

  陆郁行的笑意抵达了眼底,沈嘉然松了口气,猜对了。

  那是陆郁行出道拍的第一部电影,题材是敏感的lgbt群体,顾悉承饰演的主角程山,是个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孩子,他从青春期就开始意识到,自己和别人的性取向不太一样,他并不懂得自己为什么会对男孩子产生兴趣,又没有人来解答他的问题,所以他一直想要小心翼翼地隐藏起自己的秘密,这个秘密却被自己的年轻的美术老师发现了,同样痛苦挣扎的两个人,经历了一段不伦的恋情,这段恋情很快被同学撞破,美术老师选择了离开这个地方,只留下程山面对众人厌恶的目光和讥讽,最后程山在绝望当中选择了死亡。

  陆郁行靠着这部片子获得了最佳新人奖和最佳男主角,可以说开篇就是王炸,让人羡慕不来。

  “为什么会喜欢这一部?”

  沈嘉然已经看完了片子的大概故事简介,语气又恢复了自信,“现在的文艺片叫好不叫座,作为想要在圈子里尽快出头的新人,更多的会选择削尖了脑袋,挤进更为吸粉的偶像剧里,《程山》题材敏感,很容易影响演员的后续发展,能够选择这样一部片子作为自己的处女作,我感受到了陆前辈对于演艺事业的热忱,更何况能够在一出道就贡献出教科书般的演技,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男人侧着身子认真听他说话,嘴角的笑容实在有些温柔,细碎的灯光像是落在了他的眼睛里,沈嘉然突然就和不时宜的想起来从前在微博看到过的一些彩虹屁。

  “他的眼里有星光,笑容也迷人,我想与他共风月。”

  “我见众人是草木,唯你是青山。”

  沈嘉然的心脏愈发不受控制,他不着痕迹的捂了一下胸口,觉得再待下去自己就要得心脏病了,正想开溜,陆郁行又问道:“你对同性恋有什么看法吗?”

  陆郁行居然和他聊这么敏感的话题。

  诚然这个位面华国已经通过了同性恋婚姻保护法,但是同性恋圈子非常的复杂,各种各样的问题不是法律上给了认证就可以解决的。

  “我没什么看法,因为我就是。”沈嘉然诚实的开口道。

  陆郁行深深的看了沈嘉然一眼,“我也没看法,因为我也是。”

  沈嘉然被陆郁行的眼神看的有点儿不舒服,他总是有一种自己被什么凶猛的动物当食物盯住的恐慌感,这种第六感来的汹涌又莫名其妙,明明站在自己面前的陆郁行看起来温和无害,但是沈嘉然还是有不着痕迹的退后了一步,眼神四处乱瞟了一遍,想要借口离开。

  “陆影帝我先……”

  “你喜欢演戏吗?”

  沈嘉然的话没说话,只能生硬的改了口,“喜欢。”

  不管是原来世界的自己,还是这个世界的原身,都喜欢演戏,他喜欢饰演别人感受不同生活的感觉,也想要尽可能地尝试更多的角色,可惜受制于外形的限制,一直演着同质化的内容。

  “对于我来说,演戏是一件神圣的事情,我喜欢把原本的文字注入灵魂的瞬间,说来也不怕您笑话,我曾经偷偷许愿,如果能一直演戏,让我付出什么我也愿意。”

  青年人说着说着忍不住自嘲的笑了笑,他的眼神亮晶晶的,带着点儿少年的意气和青年的坦然。

  陆郁行勾了勾唇角,“正巧之前有个导演托我给他的电影找个合适的演员,你形象挺符合,可以去试试。”

  他说着掏出一张名片,沈嘉然有些惊讶的接过来一看,是华国有名的导演刘艺授。

  “谢谢陆前辈!”

  “先别急着谢我,刘导是出了名的挑剔,我只是给你个试戏的机会,能不能被选上还要凭你自己的本事。”

  沈嘉然高兴的摩挲着那张名片,他正发愁自己要怎么样才能开启事业线,现在天上就砸下来这么大一个馅儿饼。

  他赶紧端起高脚杯来,“陆前辈我敬你一杯。”

  两个人酒杯一碰,一杯香槟一饮而尽。

  沈嘉然因为高兴,内心就有些松懈,他絮絮叨叨的跟陆郁行讲起了自己对于演戏的各种见解,陆郁行听得很认真,还时不时提点两句,沈嘉然越聊越高兴,香槟也一杯一杯下了肚,等到酒劲儿反上来的时候,他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