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小张对他们家陆大影帝是一百个不放心,总觉得陆郁行长了少说一百个心眼儿,肯定偷偷盘算什么事情,就等着套路单纯可爱的沈嘉然呢。

  但是实际上,陆郁行还真没做什么事情,就十分绅士的陪着沈嘉然围着假山溜了两圈,等沈嘉然没那么撑了,才柔声道:“这边位置偏僻,不太好打车,要不你在这里住一晚,明天小张来了,让他开车送你回去。”

  沈嘉然倒是觉得无所谓,只是问道:“你们家有多余的客房吗?”

  陆郁行想了一下,说道:“有是有,不过还都没有收拾,要不你和我……”

  “那我睡沙发吧。”他话还没说完,沈嘉然就无所谓的开口了,“就将就一晚也没啥事。”

  沈嘉然眼见着陆郁行似乎周身的气场失落了下去,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开口道:“你还是别睡沙发了,我给你收拾一间客房出来。”

  “那也太麻烦你了吧?”沈嘉然看了眼手机,已经十二点多了。

  陆郁行闷闷的,“没啥麻烦的。”

  路灯下,两个人的影子被无限拉长,最后交叠在一起,单看倒影,仿佛亲亲蜜蜜挨在一起。

  沈嘉然趁着陆郁行走在前面看不见自己的动作,悄悄地伸脚踩住了陆郁行的影子。

  陆郁行走出去一段他又追过去踩住,如此反复,来来回回,明明是很无聊的事情,他却觉得有趣极了,忍不住偷偷的咯咯笑起来。

  陆郁行回头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少年人笑容明媚张扬,明明做着极为幼稚的,如果是以前自己可能嗤之以鼻的行为,却可爱的让人无端心动。

  他突然就听到了自己不受控制的心跳声。

  砰砰,砰砰,无序极了。

  “恭喜宿主,本位面故事进度增加百分之三,目前已达百分之十,希望宿主再接再厉。”

  沈嘉然收回脚,茫然的眨巴眨巴眼睛,他明明什么都没做啊,怎么这故事进度就被推进了呢?

  他下意识抬头往前看去,正好和陆郁行的目光撞到了一起。

  陆郁行看他的眼神让他有些茫然,又有些惊慌,像是猛兽准备捕食猎物之前的试探和欣赏。

  怪怪的。

  他猛地甩甩头,把这些没用的想法抛之脑后,快步走过去,“陆哥你走的好快都把我落下了。”

  “我的错,下次不会了。”

  “没关系啦,毕竟陆哥腿长步子迈的大,不像我只能靠多倒腾几轮。”

  他这话说的真心实意,陆郁行像是被取悦到一样,伸手揉了一把他的头发,“我跟你一起走。”

  沈嘉然有些茫然地眨眨眼睛,“好啊。”

  陆郁行自然的收回手,却又有些贪恋少年人头发的柔软,内心涌上来一点儿失落感。

  但余光看到少年人走在自己身侧,淡棕色的发尾微卷,蓬松柔软地耷拉在额角,看上去像只温驯又漂亮的小鹿。他瞳仁乌黑如墨,正时不时抬头看自己一眼。

  ……好像也还不错。

  回去的半程两个人没再说话,气氛却一点儿不尴尬,沈嘉然有点儿享受这种静谧和默契。

  等回了别墅,已经快要凌晨一点半了。

  沈嘉然困得打了个哈欠,“陆哥我睡哪间?”

  陆郁行领着他上了楼。

  客房果不其然如同陆郁行所说的那般,因为太久没住过人,满是灰尘,看起来不像一时半会儿能收拾好的样子。

  沈嘉然略微挣扎了一下,决定放弃睡客房这个选项,“那我在沙发上将就一下吧。”

  “算了,还是我去睡沙发吧,你是客人,我怎么能这么对你?”

  “真的不用陆哥,我……”

  他拒绝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陆郁行已经不由分说的推着他走进主卧,“柜子里有我没用过的被子,你选一床盖,抽屉里是没拆封的牙刷和洗面奶,不早了快点儿洗漱睡觉吧。”

  他说完,也不等沈嘉然拒绝,直接抱着被子出去了。

  沈嘉然只能洗了脸刷了牙,按照他说的找出被子躺进了柔软的大床里。

  他的身体已经极度疲倦,眼皮也开始打架,但是他翻来覆去有些睡不着。

  上楼之前他是看了一眼那个沙发的,虽然看起来不小,但对于陆郁行来说,未免也太憋屈了。

  因为他的原因让陆郁行将就一晚,他心里怎么想怎么过意不去,翻来覆去几回后,他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趿着拖鞋借着微弱的月光下了楼。

  果不其然,陆郁行腿长手长,窝在沙发上实在憋屈极了。

  “陆哥,你睡了吗?”沈嘉然试探性的开口道。

  黑暗里陆郁行睁开漆黑漂亮的眼眸,神色冷峻又沉得吓人,周遭如深海里卷起风暴的巨大漩涡,不容抵抗地蚕食着入侵者,“还没有,睡不着吗?”

  他的语气平静,掩盖在黑夜里的情绪却复杂涌动。

  沈嘉然别无所查,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道:“我觉得睡沙发太委屈你了,要不……要不我们还是一起睡主卧吧。”

  陆郁行没说话,夜晚寂静连两个人的呼吸声都听的真切。

  沈嘉然以为自己这个提议冒犯到了陆郁行,赶忙解释道:“陆哥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单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如果不是我,你也不用这么委屈……所以,你觉得可以吗?”

  “你如果不介意的话,我都可以。”

  “我当然不介意了。”沈嘉然松了一口气,语气活泼了点儿,“我还担心你会介意呢。”

  “我当然不会。”

  两个人借着月光上了楼,等躺在床上,沈嘉然是真的困得撑不住了,他一句“晚安”都没说出口就直接坠入了梦乡。

  陆郁行反而更睡不着了,他和沈嘉然靠的很近,能感受到他呼吸时喷洒的热气,还有身上的散发出来的好闻的味道。

  明明用的是同一款沐浴露,但沈嘉然散发出来的味道就像把锋利的钩子一样,勾得他心里如羽翼过境般的痒,却又难受得仿佛是巨轮上岸的钝重锚钩,把他的理智都扎得稀巴烂。

  他沉沉的吐了一口浊气,沈嘉然不知道做了什么梦,突然伸出手搭在了他身上,不一会儿双腿也缠了上来,像只树懒一样。

  陆郁行背了两边清心咒,才把那股无名邪火压下去。

  他简直有点儿后悔答应沈嘉然的请求了,他高估了自己的定力。

  *

  沈嘉然一觉睡得不差,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神清气爽,倒是陆郁行看起来萎靡不振,眼睛下面还泛着一点儿青黑色。

  沈嘉然觉得这应该是自己的问题,他有些愧疚的坐在餐桌前,撕着烤吐司边边,小心翼翼的问道:“陆哥,我是不是睡觉习惯特别不好影响你了?”

  陆郁行原本低着头看手机,额前的碎发略长地隐隐遮住锋利冷淡的眉眼,无端多了几分危险又迷人的颓丧气质,闻言他抬起头来,笑了起来,“没有,是我不太习惯跟人睡一张床。”

  是他昨天晚上起了点儿不该有的心思,一晚上洗了好几次冷水澡,最后发现没什么用又撸了好几个小时铁,才总算消了点儿心思,勉强睡着。

  他低估了沈嘉然对自己的吸引力,也高估了自己的定力。

  ……

  得到了否定答案的沈嘉然,仍旧觉得这事儿还是应该怪自己,愧疚的他原本能吃三块三明治的,他果断惩罚自己只吃了两块。

  吃饱喝足了,小张才姗姗来迟,带着他回家。

  一路上小张从后车镜里看他的目光欲言又止,仿佛有什么话想说,却又开不了口。

  沈嘉然实在不明白他那一副欲言又止,止言又欲的样子是要干什么,忍不住就主动开口问道:“小张,你是不是有话要说?”

  “啊……”小张被突如其来的问题吓了一跳,手里方向盘一个漂移险些追尾。

  沈嘉然:“……算了我不问了,你好好开车。”

  小张尴尬的笑了笑,不再偷偷打量他了。

  沈嘉然捂了捂猛然间跳的飞快的心脏,胆小怕事的性格让他赶忙把系统喊出来,“你说我要是从这里挂了,那我能读档重来吗?”

  “不能,”系统冰冷的机械音刺的他心都凉了,“如果你死在任务里,你会被剥夺思想,变成主神世界的一串数据。”

  “一串数据?”沈嘉然原本还散漫的坐着,闻言身体猛然僵直了,他觉得自己的手开始微微发抖,“也就是说我会失去一切记忆,变成被攻略任务中的一个角色?”

  “理论来说是这样的,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只绑定已死亡的人的原因,哪怕是主神,也不能破坏人世界因果轮回。”

  “可是我……我……”沈嘉然话说的有些艰难,“我没死,我是被抓错了。”

  “宿主请你相信我,我不会让你死在这个世界里,当然,如果你担心自身安危的话,可以通过支线任务获得复活卡。”

  “支线任务?”

  系统调出了支线任务面板,“(待完成)像陆郁行说晚安—十点积分。”

  沈嘉然看了眼兑换面板,复活卡要一万一千积分,这支线任务怕是要做到猴年马月去了。

  但是为了自己的小命他咬咬牙,“我接了。”

  不就是个“晚安”,动动手指的事罢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