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嘉然到家的时候,已经下午一点多了,沈朝闻早就吃了饭在午睡。

  见沈嘉然回来,管家一点儿好脸色没给,“二少爷还知道回来呢。”

  沈嘉然状似无辜的眨了眨眼睛,“是啊,狗都知道不挪窝,我还比不过狗?”

  管家被噎了一下,他总觉得沈嘉然好像话里有话在骂他,但是又怕自己发怒了被沈嘉然抓着把柄,说他自己把自己代入狗的角色了。

  他只能悻悻作罢,这沈嘉然以前唯唯诺诺的,都不敢大声说话,现在还敢顶撞自己了,果然这娱乐圈是个大染缸,是人不是人的都会变坏。

  沈嘉然见管家和自己打嘴仗都没一个回合,就先被自己给噎得说不出话来了,内心着实有些无趣,不行啊,没意思。

  他兴致缺缺的上楼了。

  *

  一下午沈嘉然都在忙着看剧本。

  上次去试戏,因为时间紧张他只是泛读了一遍剧本,现在既然已经确定了自己能出演,他就必须好好看一遍剧本才行。

  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很容易沉迷其中忘了时间,等到沈嘉然又饿又累,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的时候,才发现已经晚上八点多了——他又错过了晚饭时间。

  沈家老宅平时只有他和沈朝闻两个人住,偶尔他那个便宜爹会回来,也只是见见沈朝闻,几乎很少能想起他。

  家中掌权者的态度直接决定了下面人的态度,所以如果错过了晚饭,就意味着他要饿着睡觉——毕竟沈家高门大户,不会留剩菜。

  沈嘉然不信邪的下去转了一圈,确实是没有现成的可以吃的东西,连半成品都找不到。

  他又不死心的打开了外卖软件,很好,别墅区根本不给配送。

  沈嘉然觉得自己肉体还活着,灵魂已经飘走了,他拿着手机划了一会儿,不知怎么就把手指停留在了陆郁行的头像上,他点开了对话框,发了条消息。

  “错过了晚饭时间,好饿qaq”

  这样说话总觉得好像是在撒娇一样,沈嘉然发出去还想撤回,结果内心一慌,不小心点成了删除。

  沈嘉然:“……”

  他只能破罐子破摔的安慰自己,这只不过是找个话题,完成说晚安的任务罢了,什么撒娇不撒娇的,他可是个猛男,猛男难道会嘤嘤嘤?!笑话!

  陆郁行没回消息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好像在被无限拉长,沈嘉然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一边期待着陆郁行回复自己消息,一边又担忧他要是看到了自己这样说话,会不会讨厌自己啊……

  系统冷漠上线:“宿主别忘了支线任务。”

  沈嘉然气结,“他不回我消息我怎么跟他说晚安?”

  系统没有人类感情,并不能够理解沈嘉然的纠结点,“这不就是打两个字有这么困难吗?”

  “你快下线,别烦我,我看你什么都不懂!”

  “宿主如果希望我懂可以给我开权限,让我分析你的情绪波动。”

  “打咩,”沈嘉然虽然不清楚自己在想什么,但是他绝对接受不了系统分析他的情绪波动,万一再分析出来点儿自己不愿意接受的事情,那他可真就……

  沈嘉然打了个哆嗦,赶紧又强调了两遍,“打咩打咩,这是我的个人隐私,你绝对不能触碰。”

  系统见沈嘉然这么坚决,也只好带着满脑子问号下线了。

  沈嘉然仍旧在坐立不安,时间其实只过去了两分钟,可他真的觉得好漫长,简直像过去了一个世纪。

  好在很快,陆郁行就回消息了。

  “怎么没吃饭呢?”

  沈嘉然赶紧打字回复,“下午看剧本入迷了,忘了时间。”

  “想吃什么?”

  沈嘉然以为陆郁行要给他点外卖,赶忙解释道:“这边点不了外卖,我看过了。”

  “我让小张去给你送。”

  北京时间已经晚上九点半了,沈嘉然实在不好意思麻烦小张,毕竟那是陆郁行的助理,又不是他的,“算了,太麻烦小张了,我饿一顿不打紧,就当为了角色减肥了。”

  他这话刚发过去,陆郁行的视频电话就打了过来,“别想那么多,你只管点菜就行,我给他涨工资。”

  男人目光沉沉,清俊的眉峰轻轻蹙起,漆黑漂亮的长眸掠过他的脸。那种掠夺性近乎暴烈的目光宛如实质般,绕着他的耳垂与下颌,最终定在了他的嘴唇上。

  仿佛绝佳的狩猎者锁定住了专属的猎物。

  沈嘉然隔着屏幕都感觉到了他如有实质的目光,带给自己的压力。

  他咬咬嘴唇,下意识的低头避开了陆郁行的目光,“我想吃糖醋鱼和宫保鸡丁。”

  “好,那你数一千个数,数完就能吃到了。”

  沈嘉然被这种哄孩子的语气逗得“噗嗤”一声笑了起来,“陆大影帝你好幼稚呀,只有哄小孩子才这样说话。”

  “那你被哄好了吗?”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但是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需要被哄的小朋友。”

  他声音低沉,语气倒是很认真。沈嘉然被这话燥的不行,他感觉自己像被烤熟的红薯,现在头顶都要冒热气了。

  他掩饰性的垂下眸子,轻声道:“我要再看会儿剧本,先挂了。”

  他说完也不等陆郁行的反应,直接挂断了视频。

  挂断之后他又抱着手机发了会儿呆,然后才跑到盥洗室洗脸。果不其然,他的脸红的像熟透的番茄。

  真是丢人死了。

  他捧了把凉水给脸颊降了降温,走出去像拿起剧本平静一下,手机一响,又是陆郁行的微信,“出来吧。”

  沈嘉然猜测是小张到了,拿上钥匙蹑手蹑脚开了门走了出去。开过来的那辆保姆车很有存在感的停在别墅大门的门口,后门被打开了。

  沈嘉然眼神一滞,下意识盯紧了那扇门。意料之中的又意料之外的,陆郁行下了车。

  男人身高腿长,在黑的有些模糊的繁乱背景里,依旧优越又惹眼得过分。

  像在发光。

  点点星光与路灯白光里,陆郁行朝他走过来。沈嘉然下意识想迎上去,但脚底下像生了根一样站在原地没动,等着对方走近。

  “小然,没有糖醋鱼了,先用红烧鱼将就一下好不好?”

  沈嘉然看着陆郁行嘴唇一张一合,他几乎要听不清楚陆郁行在说什么了,他现在心跳的一塌糊涂,简直乱成了一锅粥。

  “哦哦,好。”

  陆郁行隔着大门的铁栅栏把东西递给他,“这次做得很好,以后受了委屈都要跟我说,我来帮你解决。”

  “陆郁行,你是哆啦a梦吗?”为什么每次都能在他需要的时候,恰到好处的出现呢?

  他以前还真的很不理解,为什么主角受像飞蛾扑火一样喜欢他,明明沈朝闻各方面也不差,现在他突然懂了。

  陆郁行这样的人,就是天上的月亮,哪怕一万次,也有人要去捧水里的碎月,什么都是虚的,但总会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

  “如果你喜欢的话我就是。”陆郁行笑了起来,“好了快回去吧,穿这么少小心冻感冒。”

  “那你回去路上慢点儿……嗯,晚安。”

  “晚安。”

  沈嘉然抱着被打包好的饭菜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的样子让站在旁边宛若空气的小张,想替他们唱个十八相送。

  为什么受伤的只有他这种可怜的单身狗?!这个世界还有没有天理了?!

  沈嘉然一步一步挪了回去,看着他进了家门,二楼的房间亮起了灯,陆郁行才坐上了车,准备回去了。

  *

  回去依然是小张开车,他看着坐在后排神色不明的陆郁行,愈发猜不透这人的想法了。

  作为一个合格的助理,是不应该打听老板的私事的,但是小张多多少少有点儿憋不住了。

  “陆哥,你……是不是喜欢嘉然哥呀?”

  陆郁行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一脸坦然的反问道:“很明显吗?”

  岂止呀,也就沈嘉然那种天然反射弧长过地球直径的人看不出来,但凡长了双眼睛的正常人,都能看得出来。

  “是挺明显的……不过陆哥,你到底喜欢他什么呀?”

  陆郁行沉默了一下,似乎是认认真真思考起了原因。

  “他很可爱。”他像是想起什么一样,忍不住笑了起来。

  小张很少见陆郁行这么温柔的模样,他觉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那祝你早日追到嘉然哥。”

  陆郁行点点头,没再说话,因为他的手机嗡嗡作响,不用看也知道,消息一定是沈嘉然发过来的,因为他的私人账号上,好友位只有父母和沈嘉然。

  果不其然,一打开微信,就是沈嘉然在叽里呱啦描述菜有多好吃,期间还伴随着对自己的彩虹屁,陆郁行看的挺高兴,发了条语音过去,“你喜欢就好,下次带你去店里吃。”

  对面欢快的回了消息“好啊好啊~谢谢陆哥,你真好嘤嘤嘤~”

  陆郁行又被可爱到了。

  ……

  “恭喜宿主,本位面故事进度增加百分之五,目前进度百分之十五,还请再接再厉。”

  沈嘉然的心情变得更好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