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晚上,吃饱喝足的沈嘉然做了个怪梦。

  天空是秾艳繁丽的深粉色,他踩着棉花糖一般的阶梯云层,在梦里玩儿命般的逃窜。

  身后是矫健凶猛的狼群对他穷追不舍。

  出于求生的本能,沈嘉然几乎是手脚并用,根本不敢停下脚步。

  蓦地,他一脚踩空,整个人从云层的罅隙间猛地失重下坠。

  沈嘉然吓得一身冷汗,喉咙却像是粘住一般发不出一点声音。

  他忽然又感觉浑身一轻,脑袋顶的耳朵被叼住了——

  他竟然只是兔子。

  一只威风凛凛的狮子轻柔的叼着他带进了窝里。环伺的狼群因为狮子的出现,停留在远处观望不敢上前。

  他怕的发抖,眼泪都要落下来了,那狮子却变成了陆郁行的模样。

  “别怕。”狮子伸出肉垫蹭了蹭他的脑袋,他竟然奇迹般的镇定了下来。

  哪怕是在潜意识里,他仍旧会相信,陆郁行就是有保护他的能力,他什么都不需要担忧,什么都不需要害怕。

  *

  第二天醒过来,沈嘉然还沉浸在这种有些微妙的情绪里无可自拔。

  虽然说被陆郁行保护的感觉真不差,可是自己怎么会是一只手无缚鸡之力的兔子呢?

  他幽幽叹了口气,“系统,你说我是傻白甜那挂的吗?”

  系统:“……”

  “我一直觉得我应该是那种a爆了的大猛攻。”

  系统:“……”

  “你为什么不说话,是不是看不起我?”

  “没有,”系统觉得在违背自己的良心,“宿主你说的挺对的。”

  沈嘉然心满意足的哼着歌继续刷牙了。

  下楼吃饭的时候正好是饭点,沈嘉然跟沈朝闻打了个招呼坐在了他的对角线一侧。

  沈朝闻看起来情绪不高,像是被什么事情深深地困扰住了。

  “嘉然,”沈朝闻抬起头来,突然看向了他,皱着眉头迟疑了一下,“鸣轩最近有联系你吗?”

  沈嘉然愣了一下,“没有,怎么了哥?”

  “没什么。”

  他似乎不愿意多说,沉默着继续喝粥,沈嘉然直接呼叫系统,“沈朝闻是怎么了?”

  系统调出沈朝闻最近的活动轨迹给沈嘉然看,“他跟夏鸣轩告白,然后被拒绝了,夏鸣轩在躲着他。”

  “哦。”沈嘉然无所谓的一口吞了个烧卖,“剧情走向是不是提前了?”

  系统“嗯”了声,解释道:“这就是蝴蝶效应了,因为你的出现,陆郁行更加坚定的不肯喜欢夏鸣轩,夏鸣轩失魂落魄,沈朝闻觉得自己有了机会。”

  “没成想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想要趁虚而入也是痴心妄想。”沈嘉然打心底冷笑一声。

  他是真的觉得夏鸣轩和沈朝闻挺般配的,他们都是那种极端自私自利的精致利己主义者。

  夏鸣轩喜欢陆郁行,就可以坦然利用沈朝闻,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

  沈朝闻是自己上赶着犯贱,怪不得别人,可他做那些舔狗的事情,还要把沈嘉然拉下水,最后好人他当了,坏事全推到了沈嘉然身上。

  这可真是,只有炮灰受伤的世界达成了。

  沈嘉然目光发冷,他擦了擦嘴,站起身来,“哥我吃饱了,先上楼了。”

  “等等,”沈朝闻像是突然回过神来,“嘉然,我和鸣轩最近发生了点儿不愉快,你能不能帮帮哥哥,约鸣轩来家里,我想当面跟他道歉。”

  “不能。”沈嘉然心道果然如此,淡淡的开口拒绝了。

  “啊?”沈朝闻错愕,“为什么?你不是也喜欢……”

  他像是发现自己不小心说漏了什么,赶忙改口道:“如果我和鸣轩闹崩了,以后他也会疏远你的,你舍得吗?”

  沈嘉然心里毫不在意,他又不是原身那个蠢货,不喜欢这种装的可怜的白莲花,有什么舍得不舍得的,但他还是装作踟蹰的捏着下巴想了一会儿,“就算我去说鸣轩哥也不一定会答应吧,说不定还会更讨厌我了。”

  “不会的,嘉然这么可爱,谁会讨厌你呢?”

  沈嘉然:“……”他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都是夸奖他可爱,陆郁行这样说的时候,自己心里高兴的一塌糊涂,现在听沈朝闻这么说,却只觉得反胃。

  这样想来,其实他也挺双标的。

  “那好吧,等我有空我就去跟鸣轩哥说。”

  “尽快,你别把这事忘了。”

  沈嘉然胡乱点了点头,毫不在意的把这个插曲抛在脑后,上楼研读剧本了。

  他才不管这破事儿,让沈朝闻自己难受去吧。

  沈嘉然看了一下午剧本,正沉迷其中,突然被电话打断了。那他起手机来看了看,是个没备注的号,他狐疑的接了起来,“喂,你好,请问你……”

  “沈嘉然你好大的本事,几天不见还抱上陆郁行的大腿了,行,你真行,给我等着,我早晚让你给我跪着求饶。”

  那人放完狠话干脆利落挂了电话,沈嘉然再打过去,被提示打不通,想来是被对方拉黑了。

  沈嘉然有些茫然的问系统:“这人谁啊?怎么奇奇怪怪的?”

  “这人是你经纪人。”

  沈嘉然恍然大悟,怪不得听声音有点儿耳熟,原来是他那不合格不称职的经纪人啊。

  “她是不是有啥毛病,我又没惹到他,莫名其妙来骂我一顿。”

  被人急头白脸的一顿威胁,自己想反击的时候反而没抓住最好的时机,一时之间沈嘉然也有点儿微妙的不爽的感觉。

  他捏着下巴思索了会儿,突然想起来陆郁行说要帮他解决经纪人的问题,他猛的反应过来,“会不会是陆郁行把她给解决了,她不敢得罪陆郁行,又气不过,所以来骂我了?”

  沈嘉然越想越觉得这个猜测最有可能,正想发个微信问问陆郁行,陆郁行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沈嘉然美滋滋的点了接听,觉得他们两个可真是心有灵犀。

  “小然,吃晚饭了吗?”

  “还没有,”沈嘉然乖巧道,“刚才在看剧本。”

  “我一猜就是,十分钟后下楼,我过去接你,带你去吃糖醋鱼。”

  昨天才答应了他的,没想到今天就来兑现了。

  “好啊好啊~”沈嘉然高兴的尾音上调,“谢谢陆哥。”

  电话那头的人轻笑一声,“我应该的。”

  *

  挂了电话,沈嘉然忍不住揉了揉耳朵,男人低沉的声音仿佛萦绕耳侧,宛如一根根蚕缚般的细线,将他的思绪一丝一缕牢牢地缠绕成茧。

  躁得发慌。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似乎对上别人的时候,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情绪,所以好像只是特定对于陆郁行而发生的。

  “系统啊,咱就是说,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身为气运之子的人他们自带勾人buff啊?”

  “气运之子的确会比寻常人更为优秀,运气也更好一点儿,至于会不会勾人,这不属于系统可以量算统计的范畴,”系统解释了一通,突然觉得沈嘉然这个问题有点儿古怪,它忍不住问道,“宿主你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问题来呢?”

  沈嘉然猛的一愣,实际上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问,只是单纯的觉得,陆郁行对于自己的吸引力未免太大了点儿,每次跟陆郁行接触完,自己就好像变了个人一样。

  在这个世界里,陆郁行确实是非常优秀,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男人,会忍不住对他产生敬仰之情,敬畏之感,这是人之常情。

  但是他又觉得,自己对于陆郁行的感情要更复杂一些。

  究竟是什么,他自己现在也说不清楚。

  “我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随意问问。”

  “哦,好吧。”系统有些狐疑的下线了。

  沈嘉然松了口气,捏在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屏幕亮起,是陆郁行发来的微信,“我已经到了,出来吧。”

  沈嘉然把散乱的思绪抛在脑后,三步并做两步的快步跑了出去。

  因为是白天,陆郁行没下车,小张站在大门外面等他。

  沈嘉然赶紧打开大门出去,“久等了。”

  小张替他打开后门,伺候他上了车,笑道:“为嘉然哥服务。”

  沈嘉然笑笑,看向陆郁行。

  陆郁行不知道是在哪个正式场合回来,高大英俊的男人穿了正装,整个人是满满的禁欲气质。笔直规整的西装裤,往上是没有一丝褶皱的洁净白衬衫与西装外套。

  他慵懒的坐在那里,眉目含笑的看着沈嘉然。

  沈嘉然抬眼,目光在男人扣到最上面的衬衫扣子上停留了一会儿。

  “陆哥今天好帅啊……”他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内心疯狂啊啊啊啊啊起来,把系统吵的都重新上线了。

  “宿主,控制一下,安静!”

  沈嘉然面上还算坦然,内心惊涛骇浪,“制服诱惑啊啊啊啊!这谁顶得住!”

  系统愤怒的下线了,没出息!

  陆郁行看着沈嘉然逐渐放空迷离的眼神,微微一笑,上前俯身揉了揉他的头发,“今天糖吃多了嘴这么甜,一见面就夸我?”

  “陆哥,我这不是夸奖,我实在阐述事实。”

  “哦?那我可真荣幸。”陆郁行笑了起来。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