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嘉然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大半个小时,沈家老宅地处偏僻,想要打车格外困难,沈嘉然加钱都没人愿意过来接他。

  迫于无奈,他只能徒步半个小时进了市区,又从市区打车过来。

  王女士一眼便看到了跑的满头大汗的沈嘉然,少年眼神动作都是显而易见的着急,像是要去做极为重要的事情,就这种样子如果说不关心不在意,那未免演技太好了。

  王女士替躺在病床上的陆大影帝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不像陆郁行说的那样,小朋友懵懵懂懂,对他毫无想法。

  见沈嘉然仍旧在四处张望,她赶紧招了招手,“在这边。”

  少年人快步跑了过来,“王姐你好,陆哥他怎么样了?”

  王女士虚扶了一把气喘吁吁的少年,轻声说道:“不用着急,医生说没什么大问题,昨天晚上就挂了吊瓶,现在还没醒。”

  “那麻烦王姐带我去看看陆哥吧,”少年人神色迫切,语气也满满的都是愧疚,“都是我的错。”

  “他不怪你,你不用自责。”王女士一边说着,一边带着沈嘉然往医院走。

  沈嘉然走着走着,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间停了下来,“等一下王姐,等我一下。”

  他说完,转身忽然跑了,留下王女士一脸茫然地站在原地,过了好一会儿,少年抱着一束鲜花和一提水果礼盒过来了,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来得太着急,都忘记看病人怎么也要带点儿礼物了。”

  少年人神色单纯,怀里抱着束还带露水的百合花,看起来倒是人比花娇,王女士突然就明白为什么再娱乐圈里各种俊男靓女都看遍了的陆郁行,为何偏偏对沈嘉然动了心。

  “嗯,我们走吧。”

  两个人一路无话,推开病房门,陆郁行已经醒了,正靠在床头和张成说话,见到沈嘉然他明显愣了一下,“小然你怎么过来了?”

  王女士从后面进来关上门,解释道:“他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你睡着了我就帮你接了。”

  沈嘉然有些愧疚的踌躇在原地,还是张成机灵,主动帮忙把花和水果接过去。

  “对不起啊陆哥,我也没想到我做的东西危害性这么强,”少年低着头,用脚尖在地上画着圈圈,“早知道就不让你尝了。”

  “小然,过来。”陆郁行脸色仍就有点儿苍白,说话的语气也比平日里温柔了几分。

  王女士和张成很懂眼色的退了出去,把独处的空间留给二人。

  沈嘉然磨磨蹭蹭地走过去,搬了把椅子坐在陆郁行床边,他仍旧有些愧疚,这种愧疚和面对沈朝闻是装出来的愧疚不同,他是真心实意在责备自己。

  系统有些不解,“宿主检测到你情绪波动,你在愧疚什么?”

  “陆郁行对我这么好,我却恩将仇报,还害得他进了医院。”沈嘉然越想越难受。

  “可是沈朝闻不也一样病了吗,怎么没见你这副鬼样子?”

  “那不一样,”他认真的跟系统强调道,“陆郁行和沈朝闻是不一样的。”

  系统本来还想问问沈嘉然到底哪里不一样的,但是陆郁行已经说话了,沈嘉然全部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去。

  “小然不要难过了,我真的没什么事。”

  “没什么事都折腾住院了,”沈嘉然瘪瘪嘴,泪意上涌,“是不是昨天我跟你视频的时候就已经不舒服了?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我不想让你担心,”陆郁行伸出手温柔的摸了摸他的发顶,“本来就没什么大事,要不是王姐自作主张,也不用你再折腾这一趟了。”

  “你这说的什么话,是不是如果王姐没告诉我,你就准备把我蒙在鼓里了?”

  “小然,我……”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病人就应该好好休息。”

  沈嘉然不知怎么有些逃避陆郁行想要说出口的话,他打断了男人,主动帮男人掖了掖被角,“吃饭了吗?”

  陆郁行摇摇头,“桌上是小张刚买回来的蔬菜粥,你帮我拿过来吧。”

  沈嘉然走过去,系统突然道:“支线任务,喂陆郁行喝粥,奖励五十分。”

  沈嘉然手一抖,粥险些撒了,他稳了稳心神,“知道了。”

  系统便下线了。

  沈嘉然打开盖子,里面是白米混合着一点儿蔬菜碎,最上面漂浮着两滴香油,闻起来倒是挺香的,但沈嘉然不喜欢。

  他端过来给陆郁行支好小桌子,没等陆郁行伸手接过粥碗,就眼疾手快按住了他,“我来喂你,你别乱动了。”

  陆郁行张张嘴,似乎是想要说点儿类似于他自己可以这种拒绝的话,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沈嘉然捂住了嘴。

  “陆哥,我已经愧疚的快要哭出来了,你就当让我找点儿能安慰自己的事情做一做。”

  陆郁行也不好拒绝了,只能点点头,“谢谢小然。”

  ……

  沈嘉然在照顾人这个方面向来做得很好,他还在福利院的时候,因为是年纪最大的孩子,所以会跟阿姨们学着照顾弟弟妹妹,现在照顾起陆郁行自然也得心应手。

  陆郁行被他哄着喝下了大半碗蔬菜粥,胃里总算舒服了不少。

  沈嘉然又手脚麻利的把东西收拾了,陆郁行靠在床头,看着沈嘉然忙来忙去的背影问道:“小然,你吃饭了吗?”

  沈嘉然一顿,诚实地摇了摇头。似乎是为了佐证他这话的真实性,寂寞了一上午的肚子咕噜咕噜叫了起来,在空旷寂静的病房里,简直快要有回声了。

  沈嘉然羞耻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才好。

  陆郁行看他背影都僵直了,知道小朋友觉得不好意思,也装作没听见一般,态度坦然的说道:“我给小张说,让他给你带饭上来……医院条件比不得家里,估计买不到什么你特别想吃的。”

  沈嘉然倔强的留给陆郁行一个背影,“没关系,我不挑食。”

  只是不太喜欢吃蔬菜罢了。

  没一会儿,张成就提着一大袋子东西上来了,沈嘉然接过来一看,蒜苔炒肉,凉拌苦菊,腐竹红烧肉,皮蛋瘦肉粥。

  很好,他不吃蒜苔,不吃苦菊,不喜欢肥肉,闻不来皮蛋的味道。

  他要修改自己的措辞了,他挑食,而且是很严重的挑食!!!

  张成见沈嘉然似乎面色不虞,急忙问道:“嘉然哥,你不喜欢吃这种吗?”

  沈嘉然转过头来,陆郁行和张成都极为认真的看着自己,他咬咬牙,勉强道:“还、还行。”

  张成松了口气,“我去的有点儿晚了,就还剩这几个菜,实在没别的了。”

  沈嘉然知道住院嘛,肯定不能要求太高,只能含泪挑了挑勉强能下咽的吃。

  一顿饭他也就吃了个三成饱。

  搬起石头来砸到自己脚的沈嘉然含泪心道:以后坚决不尝试做什么甜品了,害得他在家在外面都没吃好。

  系统看他如此挑食,未免有些好奇,“宿主你不是福利院出来的嘛,怎么会这么……”

  它思来想去没找到一个合适的词汇形容。

  “娇气,你是想说这个吧?”沈嘉然面色淡淡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就是坏毛病吧。”

  系统自觉失言,想要补救,沈嘉然却转移了话题,“我的支线任务是不是已经完成了?”

  系统调出任务面板,见那一项后面打了对勾,沈嘉然的积分到了一百一十分,虽然距离目标还有很长的距离,但是有进展他就很满意了。

  ……

  陆郁行看着猫似的少年兴致缺缺的吃了没多少就把手里的筷子放下了,柔声问道:“不喜欢这些菜是吗?”

  沈嘉然筷子停顿了一下,似乎是想要找点儿理由解析自己这种挑食行为,但最终少年只是诚实的点了点头,“我不喜欢吃蒜苔,也不喜欢苦苣和肥肉,最最最讨厌皮蛋。”

  “等我出院了补偿你好好吃一顿好不好?”陆郁行没有任何说教,只是淡淡的许下了个小小的承诺。

  “好呀好呀,我想吃烤鱼,”少年眼神亮了一瞬,又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低落下去,“还是算了吧,这段时间你好好养养,不是快要进组了嘛。”

  “我可以陪你一起去,这样你吃烤鱼我喝粥,不一样吗?”

  少年眨巴眨巴眼睛,似乎被这个提议说动了,但总觉得有点儿不好意思,“都是我害得你只能喝粥的,那哪能我再那里大鱼大肉,你只能看着啊,这样吧,”少年似乎做了个了不起的艰难决定,“我陪你一起喝粥,作为对我的惩罚。”

  陆郁行扑哧笑出了声,“小然啊,你可真是太可爱了。”

  沈嘉然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发,“谢谢你陆哥,谢谢你没怪我……我其实已经非常非常愧疚了。”

  “我知道,但是以后不用这样,你做什么我都不会怪你的。”男人盯着他,认认真真地说道。

  沈嘉然愣住了,“我做什么都行?”

  “嗯。”陆郁行点点头,又重复了一遍,“我永远不会怪罪于你。”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