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嘉然有些发愣,印象里从来没人会这样跟自己说话。

  在福利院的时候,院长爸爸是个温柔慈爱的男人,但他会很认真的告诉沈嘉然,如果不乖乖听话,就会被阿姨们讨厌;后来出道了,经纪人对自己也还不错,但自己仍旧需要谨言慎行,不能做任何在被允许范围之外的事情。

  还是第一次,有个人非常认真的告诉自己,没关系的,做错了也不用怕,我永远不会怪罪于你。

  真是个奇妙的体验。

  沈嘉然有点儿想要相信这句话,可是又害怕轻飘飘一句虚无飘渺的承诺只是在哄骗他。

  这种矛盾纠结的心情让他一下午都有些心不在焉,好在陆郁行病中精神不好,下午一直在睡觉,没有觉察到他情绪不太对。

  五六点的时候,外面断断续续下起了暴雨,陆郁行被雨声吵醒,才发现沈嘉然像雕塑一样坐在自己床前,和他睡着之前是同一个姿势——大概一下午没动过。

  王女士和张成下午回了家,现在也赶不过来了。

  沈嘉然看了眼时间,见陆郁行醒了,有些苦恼地说道:“雨这么大怕是回不去了。”

  医院对面是商业街,街道上车水马龙,来往行人都急匆匆地,在如泼如倒的大雨里,很少还有出租车亮着绿牌在接客。

  见雨势这么大,暴雨的寒冷与潮意顺着没关好的窗户缝隙钻了进来,沈嘉然原本还想着打车回去,现在也生出了几分退却之意。沈嘉然起身去把窗户关好,正想按铃问问护士病房里有没有什么取暖设施,陆郁行就已经长臂一捞,从桌上拿起空调遥控器,开了暖风。

  病房还算宽敞,因为陆郁行身份的原因,给安排了个隐蔽性极强的房间,来来往往人很少,两个人不说话的时候,只能听见空调嗡嗡嗡运作的声音。

  暖风吹了片刻,整个房间都暖烘烘的热乎起来,沈嘉然不一会儿就被热的脖颈和锁骨都泛出淡淡的粉色。

  陆郁行靠在床头摆弄手机,挂了一下午的水他气色好了不少,想来是肠胃不那么受折磨了,“小然你想吃什么?”

  沈嘉然想了一下,“随便吧,有啥吃啥。”

  陆郁行低头打了几行字,“一会儿护士会把菜送上来,王姐和小张都说雨太大了过不来,要不今天你在这里将就一下,等明天再让小张送你回去?”

  沈嘉然点点头,“行啊,雨这么大太危险了。”

  没过一会儿,小护士就把饭菜送了上来,大概是看沈嘉然眼生,那小护士不着痕迹的看了好几眼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沈嘉然觉得有点儿好笑,忍不住跟陆郁行抱怨,“陆哥这小护士不会是你粉丝吧,看我的眼神真的像x光线一样。”

  “她没见过你,自然好奇。”陆郁行嘴角漾出一抹笑意,“你要是经常跟我捆绑在一起,以后他们就都认识你了。”

  “那可不行,”沈嘉然一边拆着饭菜的塑料袋子,一边十分认真地拒绝道,“我要是整天在你身边转悠,按照我们咖位的悬殊之差来看,我就是厚颜无耻登月碰瓷,到时候估计能被你的粉丝骂化了。”

  “那小然就努努力,争取跟我一个咖位,这样不就没人有意见了?”

  “那可真是‘路漫漫其修远兮’啊,你看鸣轩哥都能跟你一起当影帝了,你的粉丝不还是觉得他配不上你嘛。”

  一提到夏鸣轩,两个人同时愣了一下,沈嘉然暗暗有些后悔,好死不死,怎么就不长脑子,又在主角攻面前提起主角受来了。

  陆郁行听到这个名字心情有点儿复杂,以前他觉得夏鸣轩是个可造之才,假如有人能在演戏这条路上好好指导指导他,以后一定能有更高的成就。

  作为高处不胜寒的天赋型选手,陆郁行并不讨厌带带后辈,所以他和夏鸣轩关系不错,后来他发现夏鸣轩似乎是喜欢自己,才开始慢慢疏远这人。

  他不希望沾惹上什么不该有的绯红事件,他的世界很简单,只有演戏和不断进步。

  沈嘉然是个意外,他似乎是没有任何挣扎的接受了这个人进入自己的世界,并且难以自控的,希望这个人会永远留在身边,不会离开。

  “陆哥,你生气了吗?”

  两个人实在是沉默了太久,气氛冷的沈嘉然都有点儿诚惶诚恐了。

  “没有,”陆郁行翻身下床,慢慢走过来,握住了沈嘉然的手指,“我不希望我们独处的时候你会想起他来。”

  “我……”沈嘉然挣扎了一下,但没能把手指抽离出来。

  “你喜欢他是吗?”陆郁行突然冷不丁提问道,“夏鸣轩前两天突然跟我发微信,让我不要相信你,说你是因为喜欢他得不到,才因爱生恨要从他身边把我抢走。”

  “啊?”沈嘉然直接问号脸,“这说的什么话?”

  就算是挑拨离间,这也未免太自恋,太会脑补了吧。

  “所以说你不喜欢他是吗?”

  “你在我面前我喜欢他做什么,是对比不够明显吗?”沈嘉然简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陆郁行听到这话,总算是笑了起来,他伸手揉了揉沈嘉然的头发,柔声道:“那就好,我已经回复过他了。”

  “你怎么跟他说的?”

  沈嘉然有些好奇,凑上来把下巴搁在了陆郁行的手肘上,瞪着那猫似的圆眼,认认真真地看着陆郁行。

  陆郁行突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他不着痕迹的喉结微微颤抖一下,哑声道:“我让他没事儿别瞎脑补。”

  “扑哧,”沈嘉然笑出了声,“可不是说嘛,简直了他说的那都什么跟什么啊。”

  “好了,吃饭吧,就是跟你讲一下,以后你也注意着夏鸣轩点儿。”

  沈嘉然点点头,就算没有陆郁行提醒,他也很清楚,自己必须时刻关注着夏鸣轩的动态,在原书当中,夏鸣轩为了得到陆郁行可害惨了不少人,自己绝对不能当他成功路上的垫脚石。

  ……

  医院的饭菜确实一般,哪怕陆郁行点的都是沈嘉然平时还比较喜欢吃的菜色,他也没吃下多少,而尚且肠胃不舒服的陆郁行更惨,只能喝点儿粥。

  外面持续下着暴雨,狂乱有繁杂的拍打在玻璃上。室内的暖气带着一点儿痒痒的燥意,沈嘉然闷得眼睑泛粉,刚吃饱懒洋洋的睡意也昏昏沉沉上涌,他偏过头看着陆郁行,“陆哥我有点儿困了。”

  陆郁行看着他沉默了会儿,试探性地问道:“我们两个睡一张床可以吗?”

  明明是已经有过肌肤之亲的两个人,大概因为当时都喝醉了,没有这么有所顾忌,在清醒状态下,睡在同一张床上,终究还是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沈嘉然原本想说自己可以在沙发上将就一晚,但看看又窄又小的沙发,这话他又实在说不出口,总不能让病人睡沙发,想来想去也就只能一起睡了。

  “嗯,好啊。”

  两个人简单收拾了一下吃剩的外卖盒,病房里有个小小的洗刷间,沈嘉然先进去洗漱完,率先躺到了床上。

  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还没有要停止的意思,房间内却仿佛因为过分安静而令听觉放大了数十倍。车灯昏黄的光影如一道游弋的鱼从天花板闪过,明明暗暗错落的光影落在沈嘉然的耳廓和雪白的后颈上,温柔又诱惑的让人动容。

  沈嘉然觉得紧张极了,他甚至理不清头绪,不明白自己紧张的缘由。

  不是告诉过自己很多遍,这不过是一个虚假的世界,陆郁行再令人心动也是一串数据罢了,可是真的当沉浸其中的时候,真真假假哪里分的那么清楚呢?

  沈嘉然正胡思乱想着,突然感受到床的另一边陷下去一点儿,沈嘉然的思绪似乎也跟着软绵绵的床芯猛地下沉了一小块儿。刚洗刷完的陆郁行,浑身带着清爽的薄荷味,勾的沈嘉然心跳的很快,他偷偷拉着被角往边上躲了一点儿。

  而下一秒,一双铁臂猛地揽住了他,“小心。”

  身体的不经意悬空让沈嘉然吓得瞪大了眼睛,好在下面还有陆郁行的胳膊托着他,“小心一点儿,干嘛躲得那么远,是觉得我身上有病毒吗?”

  天色已经完全昏暗下来了,视觉被削弱的黑暗里,除了陆郁行凑近时的说话声,还有沈嘉然大如鼓点的心跳声。

  砰砰,砰砰,跳个不停。

  沈嘉然害怕被陆郁行听到了,赶忙扭身往中间窜了窜,“床这么小,我怕你觉得太挤,想给你留点儿空。”

  陆郁行闷闷的笑起来,胸腔发出共鸣,震得沈嘉然都有点儿微微颤抖,“没关系的小然,不用躲那么远,我又不会做什么。”

  他松开了桎梏沈嘉然的铁臂,走到窗边拉上了窗帘,房间里没有了外面隐隐约约折射进来的路灯的光源,瞬间变得更加黑暗了。

  沈嘉然紧张的不断吞咽口水,他甚至后知后觉的有点儿后悔答应了留下来。

  应该打车回去的,只要加钱,总会有司机愿意的。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