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越下越大了。

  沈嘉然能隐约看到黑暗里陆郁行一步一步走过来,从他的角度看过去,对方优美又流畅的肌肉线条顺着脊背蜿蜒入腰,轮廓清晰又锋利得恰到好处。感受到床的另一边重新塌陷下去,陆郁行像一汪太阳般的热源,慢慢凑近过来,蒸腾着他背脊的每一根神经。

  因为他似乎又听见胸腔里疯狂又剧烈的心跳声,震耳欲聋。

  静了半晌,沈嘉然睡意全无了。

  大概是觉得气氛实在是太尴尬,沈嘉然主动挑起了话题,“陆哥,咱们那部戏什么时候开拍啊?”

  陆郁行想了想,“导演说预计下旬找个好日子开机,工作室这边已经在给你安排经纪人和助理了,到时候片场也有我,你不用担心。”

  沈嘉然“哦”了一声,其实他也没什么担心的地方,就是好久没拍戏有些心里痒痒,想要赶紧投身到工作当中去。

  毕竟他的事业线基本上一动不动,非常惨淡。

  “我已经把剧本看了十几遍了,其实还挺有信心的。”沈嘉然邀功一般轻声说道,“我很喜欢这个角色,所以希望能演绎好。”

  “我相信你。”

  黑暗中男人神色莫辨,他突然伸出手把沈嘉然往自己的方向带了带。

  沈嘉然猛地愣住,忘记了自己想要说什么。

  偏偏陆郁行态度坦然,“我看你又要掉下去了,还是揽着你放心点儿。”

  两个人凑得很近,彼此能感觉到对方喷撒出来的灼热的气息,沈嘉然看着陆郁行长眸半阖,低垂的眼睫如蝉翅般好看。

  他发现陆郁行天生就是很冷的骨相,这样毫无防备的状态非但没有令他看上去低眉顺眼、攻击性削减,反而无端多了几分不可捉摸的危险性。

  在这种黑暗中,更是让人产生了格外紧张的情绪。

  “咕咚”沈嘉然听到了自己咽口水的声音,响亮的估计陆郁行也听得很清楚。

  陆郁行轻笑了一声,总算大发慈悲放过了他,他轻轻拍了拍沈嘉然瘦弱的脊背,“好了不逗你了,快睡觉吧。”

  ……

  医院的单人病床并不算大,容纳两个成年男性更是逼仄,沈嘉然原本以为自己睡不着的,但是大概是陆郁行的怀抱实在太过于温暖了,不知道怎么的他迷迷糊糊就进入了梦乡。

  陆郁行听着他渐渐平稳下来的呼吸声,轻轻凑上来吻了吻他的唇角。

  “小然……”他声音轻的像一阵风,略过沈嘉然,散落在风中,寻不见了。

  身侧的少年无意识把被子踢了,轻轻蹭了过来,漂亮尖细的下颌陷进枕头里,像一只耷着耳朵示弱的小奶猫。

  陆郁行心软的一塌糊涂,把人往自己身边揽了揽,贴在一起进入了梦乡。

  ……

  第二天沈嘉然一睁眼就看见了陆郁行在自己面前放大数倍的脸,男人容貌出挑,但也吓到了沈嘉然,他下意识地往后一躲,咚的一声摔下了床。

  陆郁行大概是被这极大的声响吵醒了,他坐起身来,看见了像只蚕蛹一样努力蠕动着企图爬起来的沈嘉然,四目相对,沈嘉然觉得自己死了算了,他实在是丢不起这人。

  陆郁行皱了皱眉头,翻身下床朝他走过来,下一秒沈嘉然身形一轻,被陆郁行按进了怀里。他的身上是好闻的薄荷味,男人的鼻尖轻轻蹭过他柔软的发顶,耳边沾上一点儿湿热的痒意,从发梢被引燃起来,直直地蹿到沈嘉然的心底。

  “不是说了要靠的近一点儿,没有我护着你会掉下去的。”

  沈嘉然说不出话来。

  不去看他都能感受到,陆郁行的目光仍然如一团烧灼的火焰似的缠在他身上,仿佛一种炽烈的压迫感。

  沈嘉然胸腔里仿佛横冲直撞着一只即将蹦出来的小鹿,撒着蹄子、撅着鹿角,逃出生天般往他的心口疯狂的撞。撞得他思绪也搅乱成了一锅粥。

  他以前在福利院的时候,向来会充当保护者这样的角色,弟弟妹妹摔了碰了,都是他背一个抱一个,带回小厨房拿小饼干慢慢的哄。

  后来在娱乐圈里,也从来没有人会以保护他的姿态站在前面。

  好像早就习惯了的很多事情,在被人抱在怀里用十分温柔的语气安抚的时候,突然就后知后觉,涌上来一点点类似于委屈的情绪。

  原来被人保护是这种感觉吗?

  陆郁行的气息像一张缠绕细密的网,将他轻柔的托举在其中牢牢互助,他突然就觉得一切踏实的安全感都有迹可寻了。

  这是属于一个人对自己的保护。

  “我、我就是突然吓了一跳,没想到会摔下来。”

  “嗯,”男人应了声,“那我也要吸取教训,争取下次不让你摔下去。”

  沈嘉然看着男人漆黑的眸子弯起好看的弧度,温柔又诱惑的仿佛一个直白赤裸的陷阱,在引诱他点头。

  他赶紧挣扎着从陆郁行怀抱里挣脱出来,“好了,不用抱着我了,我要去厕所。”

  他说完几乎是落荒而逃,陆郁行在他背后能看得清楚那一双熟透了的泛红耳尖。

  他在害羞,不是讨厌。

  那就还好。

  张成来接沈嘉然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了气氛不太对劲儿,沈嘉然和陆郁行之间有种说不出来的莫名气场,让其他人根本无从插足。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他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终究还是错付了。

  吃完了早饭,王女士也赶了过来,沈嘉然准备要回家了。

  他难得产生了一点儿舍不得的情绪,明明两个人凑在一起也没做什么,可还是想要和陆郁行在一起,哪怕什么都不做也可以。

  但这种话他实在说不出口,只能闷闷不乐的跟着张成离开了。

  下了一夜暴雨,一大早空气是难得的清新,沈嘉然吸吸鼻子甚至能感觉到水雾在脸上飘过的冰冰凉凉的感觉。

  他下意识抬头往陆郁行病房的方向看了一眼,正和陆郁行的视线撞在了一起。

  两个人其实隔了很远的距离,连沈嘉然都不确定陆郁行是不是看到了自己,但他还是抬起胳膊用力挥了挥。

  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叮咚一声,他掏出手机来,上面是陆郁行发的消息。

  “好好看路,刘导演给我发了通知后天进组,到时候我去接你一起过去。”

  沈嘉然停下来找了个可爱的表情包发了过去,“收到[小兔子亲亲jpg]”

  他发完有点儿不好意思的把手机收了起来,陆郁行看着对话框里,一只小兔子抱着另一只猛亲的表情包,哑然失笑。

  王女士抱胸站在半米开外,冷冰冰地看着荡漾的恨不得开花的陆大影帝,提醒道:“虽然老房子着火格外容易黏黏乎乎,但是我也劝你记得自己的身份,小心你的粉丝看不过他把他给逼退了。”

  “嗯,我知道,”提到这些事情,陆郁行的神色冷了下来,“我会保护好他的,我不希望他的梦想会因为和我扯上关系而变质。”

  “别的话我也不多劝你,就是有件事情我需要提前跟你讲一下。”

  “什么事?”

  “你知道男二号定了谁吗?是夏鸣轩。”

  陆郁行的神色猛地冷了下来。

  “他自降身价给你做配,还只要了一百万的参演费,现在已经准备宣发主演名单了……实际上,从昨天开始,他就已经拉着你炒作,把这件事情顶上了热搜。”

  沈嘉然回到家发现沈朝闻还在家里,休养了两天,沈朝闻的脸色还是不太好。

  所以沈朝闻把一部分工作带到了家里来做。

  沈嘉然跟他打了个招呼,正向上楼,突然想起什么停下了脚步,“哥我后天要进组拍戏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先跟你说一声。”

  “嗯,我知道了。”沈朝闻埋深在工作中,对他弟弟的所谓“工作”并不太感兴趣。

  沈家是做传统行业的,对于娱乐圈这方面涉足不多,再加上沈父向来看不起三教九流,连带着沈朝闻耳濡目染,总觉得当明星就是资本的玩物,不值得一提。

  沈嘉然也没盼望着沈朝闻能对自己的事情感兴趣,不过是通知一声,讲完了便沉默的上楼了。

  关上房门,他跳上久违了的熟悉大床,总算有了点儿归属感,在他的心里宇宙的尽头就是他两米二有柔软床垫的大床!

  他在床上滚了会儿,爬起来准备刷刷微博,一打开热搜榜,夏鸣轩为陆郁行作配的词条映入眼帘,后面还带了个“沸”的标志,想来是十分轰动的大新闻。

  沈嘉然点了进去,原来是夏鸣轩发微博表示要进组拍戏了,还明里暗里提示了大家是哪部戏。

  下面紧跟着一条娱乐号的爆料,说什么夏鸣轩是为了陆郁行采取当男二号的,还自降了片酬。

  沈嘉然:“……”果然,主角受这么多天没什么动静,肯定不可能是去角落里躲起来舔舐伤口了,他可真是见缝插针,有机会就上啊。

  有这种毅力干啥不能成啊,考个清华北大的玩玩多好,非要把努力用在追男人上面。

  真没出息。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