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上针对这件事情讨论度很高,大都是围绕着陆郁行和夏鸣轩之间,到底有没有什么可能性。

  毕竟谁都知道,陆郁行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洁身自好,从来不配合任何人炒作,但却在面对夏鸣轩的时候,有一种微妙的纵容,允许了他捆绑自己的某些行为。

  有些想象力丰富的小姑娘,甚至都开始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咱就是说,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性,那天晚上的人实际上是夏鸣轩?”

  ——“排楼上,你这么一说,我也忍不住开始联想起来了……”

  ——“醒醒醒醒,上面的姐妹们,当时夏夏在内场和王导聊天呢,图片为证。”

  ——“抱走我们轩轩,非官宣不约。”

  沈嘉然一整个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倒是陆郁行跟自己心有灵犀一样,发了条消息过来,“看到微博了吗?夏鸣轩自降片酬参演。”

  沈嘉然飞快打字秒回道:“嗯,看到了,他可真是锲而不舍啊。”

  对面过了好一会儿才回了消息,“我已经跟导演组那边说过了,到时候尽可能把你们的拍摄计划分开,尽量不让你们两个撞在一起。”

  看对面这样小心翼翼,沈嘉然有些好笑,“没事啊陆哥,我的戏份本身就不算太多,和鸣轩哥也没有对手戏,就算是撞上,我躲着他点儿就是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陆郁行甚至都能想象到沈嘉然现在那副模样,一定是毫不在意的晃着腿,觉得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如果是别人,陆郁行说不定会觉得这样的心态不错,可这是沈嘉然,他就有种微妙的挫败感了。

  “小然,你也可以稍微依靠我一下啊,我说过的,不管有什么事情我都愿意帮你解决。”

  沈嘉然打字的手顿了一下,这已经不是陆郁行第一次这样郑重的跟他说这句话了,前几次说真的沈嘉然都没放在心上。

  一来他觉得自己是能够解决这些问题的,二来他从来不相信任何人对自己做出的这种承诺。

  他觉得这个世界上能帮助他的,只有他自己,没有别人。

  但是现在心头猛然一动,他发了个表情包过去,“[小兔子亲亲jpg]好的~”

  就……稍微相信一下这句话吧。

  两天的时间一晃而过,到了第三天早上,陆郁行果然如同他和沈嘉然说好的那样,亲自来接沈嘉然了。

  当然,他只是在保姆车上等人,去敲门的任务还是交给了张成。

  沈嘉然提着大包小包准备出门搞事业了,心情也无比轻快,路过餐桌前的沈朝闻的时候,还语气亲切的打了招呼告别,“哥我要去拍戏了,你在家照顾好自己。”

  沈朝闻喝了口粥,神情有些复杂的抬头看了一眼沈嘉然,“嗯,一路顺风。”

  张成站在门口,帮忙承担了一大半行李的重量,沈嘉然正准备关门的时候,沈朝闻忽然像想起什么来一样喊住了他。

  “嘉然,我听说鸣轩也参演了这部剧,你们……算了,你要是实在不行就躲着他点儿吧。”

  沈嘉然转过身,乖巧的点了点头,“嗯哥你放心吧,我不会跟鸣轩哥起冲突的。”

  “好,走吧,祝你拍戏顺利。”

  沈嘉然没再说什么,关上门走出了沈宅,他面上风平浪静,实际上疯狂呼叫系统,“系统系统,沈朝闻是受了刺激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好端端的居然会来关心我。”

  “他对原主不也一直这样吗,打一巴掌给个枣吃,要不然给打跑了怎么办?”

  “也对啊,我毕竟对他而言还有利用价值呢,要是我不干了,谁给他追夏鸣轩的时候当助攻啊。”

  这样想想,沈嘉然觉得事情合理了,他就说嘛,像沈朝闻那样的人,是不可能靠着他稍微示弱一下下就变成好人的。

  ……

  张成帮忙把沈嘉然的大包小包搬上了保姆车,两个人忙活完,沈嘉然熟练地爬上了后座,陆郁行正拿着剧本在看,见他上来,赶紧递上两张纸巾,“怎么出了这么多汗?”

  沈嘉然满不在乎的擦了擦,“搬行李搬的。”

  “带了很多东西?”陆郁行挑挑眉,有些疑惑不解,“这部戏拍摄周期不长,不需要带太多东西吧。”

  “也不单纯是为了拍摄,”沈嘉然把纸巾揉成团丢进垃圾桶里,坦诚地说道,“我就是单纯觉得沈宅已经快要容不下我了,想要趁着这个机会找个合适的房子租下来,顺便把东西先收拾过去一点儿。”

  算算剧情,也快要到了夏鸣轩费尽千辛万苦追爱不成,在原身帮助下暂时转投沈朝闻怀抱的阶段了。等到了那个时候,自己要是还在沈宅住着,整天抬头不见低头见,徒增尴尬不说,也不利于沈朝闻和夏鸣轩培养感情。

  所以他要提前做两手打算。

  一听到沈嘉然说要搬出来,陆郁行提起了点儿精神,“选好房子了吗,准备住在哪里?”

  沈嘉然摇摇头,有些不好意思的拿出手机,打开某租房app,“我是想要在这个地段租房子的,可是稍微有点儿贵,暂时不是我能负担得起的,所以我准备先短租个便宜一点儿的,等到这部戏拍完有了收入,再从这个地段找房子。”

  陆郁行有些不太赞同的皱起了眉头,“不行,这边便宜归便宜,安全性完全没办法保证,你好歹也是个明星了,住在这边不合适,这样吧,我让你经纪人帮你找,房租这块工作室会帮你承担,你只管好好拍戏就行。”

  沈嘉然一猜自己说了这个打算,陆郁行就会插手帮忙,正好他也不愿意自己操心这些事情,能交给专业的人士去做,那自然更好了,他顺从地点了点头,认同了陆郁行的一番安排。

  “好的,谢谢陆哥,对了你说给我安排了经纪人?”

  陆郁行点点头,“李玉成,你见过的,他也是我们工作室非常优秀的经纪人,之后就由他来专门负责你的工作安排和事业规划。”

  沈嘉然还记得那个男人,单看外貌都知道是工作能力出众的人物,他乖巧的垂下眼眸,点开了任务面板,不出他所料,在陆郁行说出他的经纪人是李玉成之后,他许久未动的事业线一下子上涨到了百分之八。

  沈嘉然忍不住勾了勾唇角,对于接下来的事情更加期待了。

  ……

  非工作日路况还好,张成开车不过两个小时就把他们送到了影视城,大门口有剧组的工作人员负责专门对接,而沈嘉然的经纪人已经在这里等着他了。

  沈嘉然下了车,赶紧走过去问好,“李哥你好。”

  陆郁行从后面跟过来,拍了拍李玉成的肩膀,“我把小然交给你了,你可要好好带他。”

  李玉成微微一笑,面色仍旧有点儿冷硬,“老板放心,我就一定能带出第二个你来。”

  沈嘉然听到这话有些纠结,不知道应该谦虚一下表示自己没这种本事,还是应该表态一定会好好努力。

  好在陆郁行接过话题,没让他为难,“你有这种决心就好,这样小然交给你我也能放心了。”

  李玉成点点头,往旁边退了一步,沈嘉然这才看到原来李玉成身后还站了个人。是个挺年轻的小姑娘,看起来温温柔柔的,说话也细声细气,“嘉然哥你好,我叫赵优优,以后就是你的助理了。”

  沈嘉然有些怀疑的看了看赵优优的细胳膊细腿,总觉得自己好像不是很忍心让赵优优给自己干苦力活。

  似乎是觉察到他这种想法,小姑娘猛地抬起头来替自己辩解道:“嘉然哥你不要看我好像很柔弱,我是柔道全国大赛女子组冠军,一个人单挑两个成年男性基本上能五五开。”

  沈嘉然:“失敬失敬!”

  他就说嘛,陆郁行的工作室给安排助理,没点儿真本事怎么可能呢,卧虎藏龙,卧虎藏龙。

  他说不定都打不过自己助理。

  哭了哭了。

  就在他灵魂备受打击的时候,柔柔弱弱的赵优优已经很有眼色的去帮张成搬行李了,小姑娘一手提着行李箱,一手拎着超大帆布包,身上还背着沈嘉然一个十几斤重的大包,走路仍旧健步如飞。

  沈嘉然顿时觉得心情更加复杂了可怎么办!!!

  就在他纠结的空挡,赵优优和张成已经把东西都搬过来了。

  影视城里车开不进去,所有大包小包都要助力自己搬进去。

  沈嘉然知道赵优优可能一个人也办得到,但他还是在赵优优反反复复的拒绝声中,主动抢过来两个大包背在身上,尽可能缓解了赵优优的工作压力。

  而陆郁行几乎没带什么东西,张成所背负的绝大多数重量,都是产自沈嘉然。

  向来厚脸皮如沈嘉然,此时此刻见大家都如此辛苦的帮自己搬东西,也产生了点儿不好意思的情绪。

  “真是太麻烦你们了。”

  赵优优甩了甩马尾,十分洒脱的回答道:“嘉然哥你不用不好意思,我这是职责所在,应该的。”

  小姑娘真的很讨人喜欢了,沈嘉然默默的在心里给自己的新助理打了个一百分。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