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大早,张成就敲响了沈嘉然的房间门,沈嘉然困得迷迷瞪瞪的去给张成开门,话还没说出口,就先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不是说上午九点半吗,现在才七点十五你咋就来了?”

  张成也困得不行,眼下挂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简直可以去cos真人版大熊猫,“陆哥跟我打电话,说今天早一点儿,昨天没见到导演,今天他先带你去跟导演制片人打个招呼。”

  沈嘉然点点头,侧身让开门口的位置,“进来再说。”

  张成在小客厅沙发前坐下,解释道:“这也是应该有的流程,昨天陆哥就想带你去的,导演那边说第一天太忙了没时间,所以才安排到今天,怎么,陆哥没跟你说吗?”

  沈嘉然茫然地拿起手机翻了翻,还真看到陆郁行昨天给自己发了两条微信,他没注意到,“发了,但我没看到。”

  “没事儿,”张成看了看时间,“你先收拾一下吧,收拾好了我去跟陆哥说。”

  沈嘉然赶紧进了洗刷间,飞快地洗了脸刷了牙,他自己不会化妆,就简单护肤涂了防晒乳,“我收拾好了,我们走吧。”

  张成不敢置信的抬起头来,惊讶问道:“这么快?”

  沈嘉然疑惑挑眉,“不然呢?”

  “你们艺人不都是格外精致,光护肤化妆都要一两个小时吗?”

  沈嘉然被这话问住了,“我个大男人用得着这样吗?难不成陆哥每天花费一两个小时护肤?”

  张成惊恐摇头,“那肯定不可能,但是……但是你和陆哥路线不是不一样嘛。”

  “路线,我什么路线?”

  “呃……”张成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怕我说了你可能会生气。”

  沈嘉然已经猜到他想说什么了,也没什么生气的,“你说就行,我不会生气的。”

  “就是感觉嘉然哥应该是偶像路线的,所以会下意识觉得你可能会很在意保养什么的。”

  张成说完,像是怕他不高兴一样,又急急忙忙补充道,“我也是瞎说的,你别放在心上。”

  “我没有不高兴,”沈嘉然摇摇头,“我也能理解你为什么会这样想,不过我会慢慢证明给你看的,我也要成为陆哥那样的人。”

  少年笑得张扬而自信,明明这话说的极为张狂,很容易就被人嗤之以鼻,觉得他是在吹牛,但坐在沙发上的张成,却觉得心脏跳的很快,他是真的感觉到了沈嘉然的决心,被他这种自信给吸引到了。

  “加油啊嘉然哥,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

  张成带着沈嘉然敲响了陆郁行的房间门,没过片刻,房门打开,一张英俊的脸露出来。男人身高腿长,额发散乱又慵懒,眉目是刀削斧刻般的英俊漂亮。

  一大早就感受到美貌冲击,沈嘉然小心脏有点儿受不了的超负荷工作起来,系统被他内心的土拨鼠尖叫吵到不行,冷冷的质疑道:“宿主您能不能稍微有点儿出息,不要再尖叫了。”

  “你不懂,”沈嘉然精神荡漾的反驳道,“陆郁行的脸是永远都看不腻的存在。”

  系统怎么可能不懂,作为主角攻,主神系统对他的偏爱可不是一点半点,从容貌到家世再到个人能力,都是万里挑一的存在,但是倒也不必花痴成这种样子,真是给系统丢人。

  “宿主再提醒你一遍,千万别忘了正事。”

  沈嘉然自认为没那么不靠谱,“放心吧放心吧。”

  系统不太放心的下线了。

  陆郁行伸手揉了揉有点儿发愣的沈嘉然的头发,轻声问道:“还没睡醒?”

  沈嘉然一愣,笑了起来,“没有没有。”

  “那我们现在出发?我和导演约好了八点半见,正好可以一起吃早饭。”

  沈嘉然点点头,对他的安排没什么意见,“那走吧。”

  三个人乘坐五楼的专用电梯下去,刚走到大厅,就看到了刘艺授导演,还有他旁边的夏鸣轩。

  “阴魂不散啊”沈嘉然忍不住默默的感慨道,明明已经想方设法要躲开主角受了,但是毕竟是在一个剧组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机会还是有不好。

  陆郁行也看见了夏鸣轩,伸出手勾了勾沈嘉然的手指,轻声道:“别害怕。”

  他说着,拉着沈嘉然往导演的方向走过去。

  刘艺授原本站在那里,一脸严肃的跟夏鸣轩说着什么,一看见陆郁行,马上带上了点儿笑容。

  “陆大影帝对自己工作室的人真是尽心尽力啊,求我给个试镜机会不说,连见面都非要亲自带着过来。”

  陆郁行笑着回道:“刘导可别笑话我了,我是真的觉得小然是个可造之才,才推荐给您的,要不然我哪有这么大的面子,能让您给我开绿灯。”

  两个人旁若无人地聊起天来,沈嘉然就跟在陆郁行后面cos小鹌鹑,不用抬头他也能感觉到,夏鸣轩看过来的灼热视线,恨不得给他钻穿出一个洞来。

  沈嘉然赶紧又往后缩了缩,企图减轻自己存在的痕迹,只可惜陆郁行没给他这个机会,他被陆郁行攥着手腕拉出来推到刘艺授面前,“小然,跟刘导演打个招呼。”

  沈嘉然硬着头皮挤出个笑容,“刘导您好,我是沈嘉然,还请您多多照顾。”

  刘艺授眯着眼睛看了看沈嘉然,又看了看两个人略有些亲密的姿势,露出点儿了然的笑意,他伸手拍了拍沈嘉然的胳膊,朗声道:“好好拍,你跟着陆郁行,以后发展准差不了。”

  沈嘉然乖巧点头,余光里看着夏鸣轩紧紧攥着衣角,气的手背上青筋暴起,他怕一下给主角受气死了,接下来的剧情不好安排,赶紧示意性拉了了陆郁行的衣袖。

  陆郁行马上说道:“刘导,也到了早餐时间了。我们一起去用餐吧。”

  刘艺授不愿意掺和年轻人的活动,摆摆手拒绝了,“不用,我来之前吃过饭了,你们赶紧去吃饭,一会儿开机仪式别耽误了。”

  陆郁行也不多让,直接拉着沈嘉然去吃饭了,路过夏鸣轩的时候,两个人都默契的仿佛没看见夏鸣轩一般,径直离开。

  沈嘉然悄悄回头看了眼夏鸣轩的表情,忍不住勾了下唇角,跟系统得瑟道:“系统系统,你刚才看见没有,夏鸣轩恨不得要把我给吃掉了。”

  “是啊,这边检测到刚才主角受对你的怒气值急剧飙升,你最好小心一点儿。”

  毕竟原剧情里,夏鸣轩也不是什么小白莲,是个妥妥的食人花。

  “放心吧,”沈嘉然满心无所畏惧,“我好歹也是有系统的,难道还能被土著给欺负了去?”

  系统企图提醒他一下,但是沈嘉然的注意力已经被自助早餐吸引走了。

  这边是五星级酒店,每天早上的早餐供应也配得上尊贵的身份,从南到北,五大菜系,各类特色小吃,应有尽有。

  沈嘉然端着盘子,直接选择困难症犯了,奶黄包想吃,生煎想吃,青团也有点儿心动,还有赤豆元宵,巧克力麻薯,冰皮月亮蛋糕,全都想要。

  他一边走一边往盘子里夹,只看完了其中一排,手里两个盘子已经满满当当了。

  沈嘉然只好先暂且把两盘端到餐桌前放下,准备吃完了一轮再去吃第二轮。

  陆郁行的盘子里东西不多,只有两片烤吐司,一个单面煎蛋,配了点儿蔬菜沙拉和黑咖啡。

  看见沈嘉然盘子里的东西,一向淡定的陆郁行也不免得被惊讶到了,“小然,一大早就吃这么多?”

  沈嘉然稍微有那么一点点不好意思,他羞涩的点点头,“是不是稍微有点儿多?”

  陆郁行没好意思说话。

  因为也不是有点儿多,是实在太多了。住在这边的大多数是艺人,身为明星保持身材是第一要义,大家早上都是简单吃一点儿,填饱肚子就好了,真正像沈嘉然一样,如此享受美食的,还真没有。

  “陆哥,”沈嘉然见陆郁行不说话,心情有点儿复杂,“你是不是嫌弃我给你丢人了?”

  少年人有些委屈的看向自己,猫似的眼睛瞪得溜圆,眼神里满满的都是控诉。

  陆郁行心头慕然柔软了一瞬,隔着桌子摸了摸他柔软蓬松的棕色卷发,柔声安慰道:“没有这回事,我只是怕你吃太多胃不舒服。”

  沈嘉然被顺毛顺的很舒服,忍不住露出了个极为放松的神情,“不会的,我就是干吃不胖,消化能力超级强的体制,所以根本不用担心我会不会胃不舒服。”

  “那好吧。”

  两个人各自低头吃饭,陆郁行吃饭的样子很优雅,慢条斯理地动作像一幅画一样赏心悦目,来往的人看见他,都不免的被吸引住,只有沈嘉然,专心干饭,根本不能被美色左右。

  虽然说秀色可餐,但是在真正的好吃的面前,沈嘉然还是优先选择好吃的。

  陆郁行吃得差不多了,坐在那眉目含笑的看着沈嘉然优雅又凶残的干掉了两大盘子吃早餐,要不是时间快来不及了,他甚至还想再去拿一盘。onclick="hui"